“广场舞积分制管理”社会善治助力“老有所乐”

广场 中老年人 老有所乐 团体 时间:2017-11-27 08:11 来源:华商报

□ 杨朝清

山东济南市天下第一泉风景区派出所所长徐雷称,“我们准备对包括广场舞团体在内的多个健身锻炼团体实行积分制管理。投诉少、秩序好的团体可以进入景区,而投诉多、难管理的团体进行相应减分,低于规定分数后,淘汰清理出景区,最终形成团体内部主动管理、自我约束的管理模式,更加规范。”(11月26日《齐鲁晚报》)

人口老龄化让城市里集聚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在物质生活渐次丰盈的当下,许多老年人“老有所养”已经得到基本保障,“老有所乐”逐渐成为一种普遍而强烈的利益诉求。广场舞不仅有助于锻炼身体,也是人们实现休闲娱乐、社会交往的重要渠道;“老有所乐”渠道的单一化,让广场舞成为不少中老年人最热衷的活动。

这是一种尴尬的现实,也是一种纠结的处境。老年人“老有所乐”的利益诉求被某种程度地忽略和漠视,陷入了边缘化境地。在寸土寸金的城市,社区里的公共空间相对短缺,广场、公园成为“老有所乐”的重要场所。跨越区域、城乡的广场舞,具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旺盛生命力。

广场舞一般处于开放、流动的公共空间,“声音越大越热闹”;不同的团队争抢地盘、明里暗里比拼和较量,让广场舞也陷入了“公地的悲剧”。自说自话、自弹自唱的广场舞尽管方便、娱乐了中老年人,却让其他一些利益群体“伤不起”;由广场舞引发的摩擦与冲突层出不穷,已经成为社会治理的一道难题。

作为一种自发形成的趣味性社会组织,大妈们以广场舞为社会联结的纽带,找到了一个与自我和解、同群体交流、和社会融入的渠道。然而,广场舞大妈的“有理就任性”,导致了公共空间的“一地鸡毛”。寻找不同利益群体最大的“价值公约数”,将广场舞纳入制度化、规范化轨道,考验着社会治理的成色与水平。

“广场舞积分管理”说到底,就是将量化指标纳入评价与考核体系。那些能够进行自我调试和自我约束的团体,能够顺利进入景区的公共空间;那些喜欢自行其是、缺乏规则意识和公共精神的团体,就要为自己的“轻率和糊涂”付出代价。换言之,一个团队的角色扮演如何,决定着他们将来能否顺利进入景区;通过积分管理的方式来对不同的广场舞团体进行约束与规训,培育规则意识与公共精神,最终催生文明,让广场舞更有秩序、更有规则。

不论是“广场舞积分管理”,还是“中老年人KTV免费唱歌”,读懂中老年人“扎堆,爱热闹”背后的利益诉求,在全民健身版图中给予中老年人更多的面积,培育广场舞大妈的规则意识与精神,只有双管齐下,中老年人“老有所乐”才会从梦想照进现实。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