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乡愁要新年俗更要乡村振兴

守望乡愁 时间:2018-03-02 08:43 来源:各界导报

 □ 杨朝清

2月16日,大年初一,河南林州市河顺镇王家沟村700多位村民拍了全村有史以来的第一张全村福。“村庄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一代几乎没有可能返回家乡,说不定哪天就空了。”村支书申文生说,他想通过拍全村福的形式,给大家留个纪念,也留住全村人的面孔和记忆。(2月27日《新京报》)

伴随着社会变迁,一些传统的年俗细节渐行渐远,一些新兴的年俗不断涌现出来。不论是微信群里抢红包,还是视频通话拜年,抑或拍摄“全家福”,让过年更有仪式感,重塑与更新过年的“意义之网”,需要更有“时代感”的新年俗。与“全家福”相比,“全村福”操作起来难度显然要大得多;透过“全村福”这一张照片,我们可以更多地发现人与人、人与家庭、人与社会的关系。 

在经济市场化、人口流动化的今天,许多村民都选择进城务工;尽管他们散布在不同的地方,却对承载着亲情、成长记忆和乡愁的村庄充满着敬畏和感情,甚至将其视为自己的“根”。拍摄“全村福”作为一种社区公共事务,不仅增强了村民之间的社会互动,也提升了村民对村庄的归属感与身份认同;尽管不同的村民在市场中拥有不同的生存生态,但他们却能够以村庄为纽带形成一个情感共同体。 

城市积聚着更多的机会和资源,对更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让许多年轻人来到城市。在一些乡村,村庄“空心化”、老人“空巢化”、儿童“留守化”成为一种尴尬的现实;“平日里一户户人家锁着大门,红白喜事都找不到人帮忙”。提升乡村对村民们的吸引力,不能仅仅依靠“全村福”这样的感情牌,而是要让村民留在村庄依然能够过上好日子。 

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让我们所处的时代正在进行一场比较大的经济转型;产业结构的调整以及“机器换人”的方兴未艾,让大城市和沿海地区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小地方”转移。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遇,就能够吸纳村民“回流本地”。笔者的老家在江汉平原的一个村庄,由于乡镇里开办了几家服装厂,不少村民选择了“留在家里”。 

不论是促进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还是依托工矿遗址发展乡村旅游,抑或努力修路搞绿化改变乡村面貌,乡村振兴既离不开“制度补血”,也离不开村民的参与。乡村振兴不仅能够促进地方的经济发展,也能够为乡村注入更多的生机与活力。此外,乡村振兴能够让一些长时间、经常性角色缺失的年轻人实现角色回归,让家庭功能更完整,让熟人社会的人情味回暖。 

记住乡愁,不仅需要“全村福”这样的文化载体,也需要乡村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如果就近就业创业能够过上好日子,村民们又何必舍近求远?“全村福”既让人感动,也让人深思。


【编辑:李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