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和促进我省担保行业发展的建议

三农融资 时间:2018-01-27 22:18 来源:

农工党陕西省委员会

伴随着国内经济环境的变化,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融资担保行业在促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支持全省经济发展、尤其是缓解中小企业和“三农”融资担保难问题方面更是发挥了积极的功效。中、省自2015年起陆续出台了促进融资担保行业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和对融资担保公司进行监督管理的条例,不断加大对融资担保行业支持力度。但目前受国内经济环境、金融环境以及自身体制机制的影响,我省担保行业发展面临新的压力,服务省内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受到一定制约。

一、我省融资担保机构发展面临的困难

1.全省担保机构“小而散”,单打独斗,不成体系。目前,我省融资担保机构169家,总体注册资本约200亿元,10亿元以上注册资本担保机构不足10家,特别是全省融资担保企业龙头、省级再担保机构、陕西省信用再担保公司的注册资本仅5.421亿元,各担保企业规模总体较小。同时,由于省级再担保机构自身资本较小,无法通过股权投资和风险分担等方式,将分布全省的融资担保机构串联起来,未能构建全省统一的融资担保体系。日常工作中,各担保机构信息沟通及业务配合较少,各自为战,甚至存在恶性竞争的现象,全省担保行业不成体系,单打独斗,整体合力不能得到有效发挥。

2.担保风险补偿机制不健全。担保行业的特点是高风险、低收益。尽管2012年陕西省财政厅下发了《陕西省融资性担保机构风险补偿资金管理办法》,对全省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中发生风险进行一定比例的补贴,但由于金额有限,相对于全省行业承保规模来讲杯水车薪,没有形成对担保机构补偿的效力,特别是对贡献大、辐射面广、制度健全、管理规范的省级再担保机构及部分省市级大型担保机构,也没有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因担保公司承担全责风险,一旦担保贷款发生损失,就要从担保公司的资本中全额扣除,在担保公司资本金补充渠道有限的情况下,担保机构的可持续发展受到很大影响。

3.合作银行与担保机构合作风险分担比例失衡。担保机构作为银行和中小企业之间的服务单位,为银行承担全部的风险;但在当前国家关于金融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下,我省担保机构、银行等金融机构、政府等尚未建立起有效的配套合作机制,担保机构在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合作中处于绝对弱势地位。一旦借款人出现还款困难,银行第一时间强力要求担保公司足额代偿,而对借款人不采取任何措施,且后续追偿工作全部由担保公司负责。这种处理方式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借款人的侥幸心理,加重了担保公司的代偿压力。还有一种极端情况是:担保贷款到期之前,若企业还款困难,银行连同企业一起倒逼担保公司提供过桥资金,还完贷款之后银行不遵守承诺不予续贷,更加重了担保公司的经营困难。

4.法律诉讼程序复杂,影响代偿资金回笼。担保机构的合作客户一旦出现经营困难、无法按时还款,担保公司必须足额垫款之后才能采取法律手段,并且法律诉讼过程复杂,执行难、执行慢是困扰担保公司挽回担保损失、缓解资金压力的重大羁绊。其中大部分是法律程序的原因,也有其他因素,很多规模较小的民营担保公司在诉讼的过程中被拖垮。比如诉讼案件文书送达方式受限,大部分起诉案件只能采取公告方式予以送达。借款人为躲避债务,常年外出甚至隐匿。法院受案后,无法得到借款人确切地址,法律文书根本无法送达当事人,而公告送达的案件耗时过长,在进入执行程序后已错过最佳执行时机等等。

二、完善和促进我省担保行业发展的几点建议

1.加快构建全省统一的融资担保体系。一是按照《国务院关于促进融资担保行业加快发展的意见》(国发〔2015〕43号)和《关于促进全省融资担保行业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陕政发〔2016〕4号)等文件精神,加强省级再担保机构建设,支持省再担保公司以股权投资和再担保业务为纽带,构建全省统一融资担保体系。二是省级财政应将对省级再担保机构的持续注资列入政府每年度预算,让省级再担保机构真正承担起中央要求的国家融资担保基金、省级再担保机构、辖内融资担保机构三层体系的中间环节作用,扩大再担保业务覆盖面,有信心、有能力为辖内融资担保机构分散风险,逐步建立和规范行业秩序,避免恶性竞争和资源浪费,形成行业整体合力。

2.建立完善全省融资性担保机构保费补贴及风险补偿机制。在统计测算全省融资担保行业风险敞口后,尽快修订《陕西省融资性担保机构风险补偿资金管理办法》,适当提高风险补偿比例和标准。同时,由省财政统一对全省开展业务的政策性、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按照金融机构贷款利息与保费的一定差额进行补贴,进一步加大财政对于全省担保企业的风险补偿和保费补贴力度。

3.尽快组建陕西省融资担保基金。由省财政牵头,各市县政府、金融机构、大型国有企业及平台公司等共同建立陕西省融资担保基金,定向用于补贴省级再担保机构体系建设及省内担保机构代偿损失,为省内融资担保机构风险化解提供保障。

4.建立政银担合作及风险分担机制。借鉴安徽“4321”政银担风险分担模式经验,建立健全各级政府、省级再担保机构、担保机构及银行四位一体的担保风险分担机制。对单户企业在保余额2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担保代偿,省级再担保机构参股的政策性担保机构分担40%,省融资担保基金承担30%(省级再担保机构),政银担合作风险分担试点银行承担20%,所在地本级财政分担10%,切实增强融资担保机构的风险承受能力。 

5.调整对于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的考核机制。对于省内政府性、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坚持“保本微利”的经营原则,建立以融资担保功能发挥和风险防控为核心指标的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绩效评价体系,重点督促其降低融资担保和再担保业务收费标准,着重考核其扶持小微企业和“三农”的数量及比重、放大倍数、担保费率、风险控制、融资担保体系建设及管理效果等指标。

6.落实相关优惠政策。政府各有关部门要积极落实对融资性担保机构免征相关税费和准备金税前扣除、西部大开发税收相关优惠政策。简化担保抵押权登记办理手续,依法公开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为担保债权的保护和追偿提供法律保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