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乡绅”振兴乡村的建议

政协委员 时间:2018-01-27 22:38 来源:

省政协委员,

西安建苑建筑饰业工程有限公司总裁  刘  勇

农业兴则基础牢,农村稳则天下安,农民富则国家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强调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

一、传统乡绅与现代“新乡绅”

所谓“乡绅”,就是乡间的绅士,即士大夫居乡者,专指我国封建时代居乡的退职官员和取得生员以上功名或一定职衔而未为官的居乡绅士。

现代“新乡绅”着眼于回应当前农村社会需要、克服农村治理困境这一现代语境而提出。主要有三部分人组成:从政、从文、从商。一是从乡村走出去,曾经从政的人士,这类人在辞职或者退休后重新回到乡村发展。二是从文的乡绅,这类人士多在大学或者科研机构从事科学研究,这类乡绅拥有较高的知识水平和一定的发明专利。三是从商的乡绅,多为从乡村走出去到大城市经商的企业家,这类乡绅对乡村有感情,也有能力改善乡村现状。

二、新形势下农村治理环境的变化和面临的挑战

1.城镇化进程加快,乡村精英流失,治理主体能力弱化。

改革开放之后,城市的经济收入、教育资源配制以及高知识含量的工作性质等等,大量乡村人口“离土又离乡”。同时“叶落归根”的传统观念,在城市优越的生活条件的诱惑下开始动摇,部分优秀人才和退休官员开始失去还乡的热情,在城市安置家眷。导致乡村治理人才短缺和社会治理主体明显弱化。乡村精英的流逝从人才资源上阻碍了乡村建设的产业结构调整,使得农村生产力提升后续乏力。

2.乡村空心化,留守村民增收手段单一,基层矛盾频发。

在开放性、流动性的农村社会中,大量乡村劳动力选择进入城镇打工,乡村空心化现象严重。村民自治既缺少高素质高能力、能够带领村民致富的村干部,也缺少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村里的公共服务建设严重缺失,传统乡村文化面临破坏甚至颠覆,留守村民增收手段单一,基层矛盾频发。

三、以恢复乡绅制度促进乡村治理转型,破解农村基层治理困境

破解乡村治理相关难题,应从当下中国政治和社会的现实生态以及农村治理的困境出发,通过制度创新、政策完善和现实激励等,既积极推动本土化新乡绅的崛起,又努力实现新乡绅的回归,或实现人才资源在城乡社会的良性互动,更多促进优势的人才资源更多流向农村,形成一个以农村文化知识分子队伍为主的强大的农村中间社会阶层。为此,应从如下几个方面着手:

1.弘扬乡绅文化,提升乡村社会共建力。“乡绅文化”是一种具有鲜明区域特色的榜样文化、先进文化;新乡贤是行德行善、做公益事业的先导者,是乡土文化、乡风文明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者。在乡村治理过程中,应鼓励乡绅回归,弘扬乡绅文化,凝聚“乡绅”力量,借助各类乡绅的财力、智力、影响力,以加快我国美丽乡村建设的步伐。

2.强化国家的政治性支持和政策性支持,建立有效发挥新乡绅作用的制度性机制和平台。新乡绅培育其实就是政府与地方精英对公共事务的合作管理,这是一种法制基础上的新型国家——社会关系的建构。为此,应完善党领导下的完善的充满活力的村民自治制度,将村级行政事务与村级内部自身的自治事务区别开来,克服村民自治中的行政化问题,让村民自治真正回归到自治的道路上来。与此同时,还应出台政策性支持措施,建立科学的常态化的新乡绅作用机制和平台。

3.完善激励措施,加大精神性支持的力度,提高新乡绅服务农村扎根农村的热情和积极性。将经济激励和社会激励两个方面结合起来。一方面要给与新乡绅们基本的、合理的、可以预见的市场回报,另一方面需要激发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和奉献精神。特别是对于长期扎根在农村基层以及对于那些从农村走出去的新乡绅,则更多地采用社会性激励和精神性激励,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在农村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十九大报告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新乡绅”的培育刚好弥补了治理主体缺失。同时,“新乡绅”的培养既需要体制内的安排,更需要良好的社会氛围和生长空间。

书面发言人职务:省政协委员,西安建苑建筑饰业工程有限公司总裁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