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农村乡风民俗建设的几点建议

农村乡风民俗 时间:2018-01-28 01:12 来源:

政协安康市委员会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把农村移风易俗建设作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有效抓手,有力助促着脱贫攻坚节节向前。全省上下正凝心聚力,砥砺奋进,在追赶超越“五新陕西”的征程中,主旋律更加响亮,正能量更加强劲。全省乡风民俗主流是清朗健康的,但是,随着农村社会的加速演进、多元文化交织和外部环境的综合影响,一些地方的不良风气有所抬头,有的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面对新时代新要求,迫切需要把低俗陋习刹下去,让文明乡风树起来。

安康和全省一样,目前在农村不同区域出现的不良风气,其表现形式和程度有所差异。据调研,较为普遍和突出的主要有以下“四股歪风”:

1.人情攀比之风日渐盛行。一是名目增多。除婚丧外,乔迁、生日、升学、参军、开业、满月、生病探视等花样频出,均要操办。有的“整酒挣回报,无事找事办”,同一户主新房一层封顶要过事、二层完工也要过事。某一农民借了别人一辆路虎车,对外声称说是自己买了一辆新车,随即放鞭炮、办酒席。二是礼金上涨。凡过事,必收礼,也叫份子钱,人情往来变味异化成为钱财往来。目前农村份子钱已由过去的三五十涨到百元起步,三五百普遍,千元以上也有,有些地方农户家庭年平均送礼三十余次,年礼金支出万元左右。三是炫富浪费。在农村一些地方,婚丧嫁娶一般要“四比”,即比放炮、比抽烟、比喝酒、比菜品,有些尚未脱贫的人家也“打肿脸充胖子”,掏空家底甚至借钱来撑“面子”。有的婚丧嫁娶、开业庆典仅放鞭炮少则三五万,多则七八万,相互斗响比长、暗自较劲。尤其是请客者大事小事都要办宴席,而每桌费用上涨到几百元甚至千元以上,大部分菜品实际被倒掉,浪费现象十分严重。

2.坐等争要之风蔓延滋长。近些年来,在落实国家强农富民政策的过程中,由于配套的制约机制缺失,加之有些地方的优亲厚友,造成了“上面的钱是白给的”惯性导向,滋生了好逸恶劳、投机钻营的不良心理,先由坐等政府救济、再到争要低保政策,再到争当贫困户的现象,在一些地方有所蔓延。一些群众气愤地说“现在的好政策养了一批懒人”。

3.忤逆不孝之风有所反弹。安康市常年外出务工达50多万人,伴随而来的农村“三留守”难题至今尚未得到有效破解,尤其是留守老人的赡养问题愈加突出,打工人员长期不管不顾家中老人的现象越来越多,有的子女对老人赡养相互推诿扯皮、引发纠纷;有的子女图安逸、求享受,而家中老人还在为了生计起早贪黑干农活;有的子女把老人的“一折通”据为己有,坐收养老保险、高龄补贴;更有甚者采取拆分户口的办法,让老人当五保、吃低保,或者挤进贫困户,把难题矛盾推向政府。

4.赌博迷信之风屡见不鲜。现在到农村,无论是集镇还是村庄,麻将桌随处可见。虽然大多数不以赢利为目的,但“玩钱”越来越大,从几元到几百元,个别地方白天黑夜连入牌场,留守、陪读的家庭妇女成了参赌的“主力”,“早上广场舞、下午159”是她们一天的生活写照。尤其是农闲和春节期间“扎堆”打牌赌博的现象更为突出,有的“外出挣一年,春节就输完”。因赌致贫、引发矛盾纠纷甚至悲剧的事例时有发生。此外,有的农村山区遇事看日子、看风水、算一卦等迷信色彩依然较浓,有的甚至修庙宇供神灵,特别是家庭老人去世,听信于算命先生,既要做道场又要择日子,致使丧事没简化,越办越复杂。

乡风民俗建设是一场破旧立新、触及灵魂的思想大洗礼,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从先治标、后治本和基层易操作、眼下能见效的角度,提出以下建议:

1.进一步强化各级党委对新民风建设的组织领导。目前我省的民风问题,已经直接冲击着广大农民的切身利益,也直接弱减着农村的产业发展、基础建设和脱贫攻坚成效,不是可抓可不抓或似抓非抓的问题,而是已经到了必须立即抓、下重拳的时候。建议省上将新民风建设纳入党的建设、精神文明建设、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同安排、同督查、同考核,尤其要作为扶贫先扶志的有效载体,下功夫激发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建议省上每年召开一次规模较大、规格较高的现场推进会。

2.把遏制人情攀比风作为突破口。目前显露出的各种低俗歪风,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相互串在一起的,其中人情攀比风起着催化作用。从形成新民风大处着眼,从人情攀比风小处着手,以此为突破口,铲除其它不良风气的生存土壤,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重点抓两条:一是把修订村规民约作为先手棋。坚持“因村制宜、尊重传统、破立并举、一村一策”的原则,明确要求除婚丧嫁娶可以操办外,其它名目一律不得办酒席、收礼金,重点对婚丧嫁娶操办的规模、流程、礼金限额、酒席桌数和档次、烟酒规格等作出明确规定,大幅度缩减费用支出和随礼数额,体现“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喜事从俭”的新民风。村规民约一经制订,即发各户,并一户不漏签字承诺。二是村村成立红白理事会。在村党支部的主导下,组织群众把德高望重、办事公道、热心公益、组织能力较强的老党员、老干部、道德模范、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产业大户等乡村贤达选进红白理事会,作为承办婚丧嫁娶的群众性服务组织,而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盈利组织,建议省上从相应渠道为其预算一定办公经费,鼓励支持有条件的村,逐步改造或新建必要的公共服务设施。

3.全面推广道德评议作法。无论是人情攀比还是其他低俗陋习,总体属道德范畴。旬阳县探索创新的“说、论、亮”道德评议做法,是德治理念在村民自治中的有益尝试,能够有效破解在基层社会治理中法律手段够不上、行政措施难凑效、说服教育显得软的难题,具有普遍的推广意义。在严格执行道德评议程序的前提下,各村在显要位置设立新民风“红黑榜”,对善行义举、新风正气的上“红榜”,予以颂扬,让群众学群众;对违反村规民约的失德失范现象上“黑榜”,予以曝光,接受群众评议。建议省上支持各县区探索建立道德诚信平台,并制定出台配套的激励惩戒制度。比如,对县域内进入善行义举榜的,实行其子女入托全免费等奖励措施,体现好人有好报;对各村进入“黑榜”经帮扶劝教仍不改正、影响恶劣的,纳入县区道德诚信平台,对其评优树模、有关奖补项目、信贷等方面予以限制,体现违规受惩戒。

4.形成铺天盖地的宣传氛围。建议省上有关部门制定一个新民风建设宣传方案,编印一册通俗易懂、便于记忆的简明读本,利用各级各类媒体和各类宣传阵地,组织抓好新闻联动,通过公益广告、宣传墙、提示牌、宣传单和专题节目、文艺演出等灵活多样方式,大张旗鼓的宣传新民风建设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对大操大办、铺张浪费、好逸恶劳、赌博迷信、忤逆不孝等行为和现象,及时进行晾晒曝光。宣传工作关键要推进到村、覆盖到户,让广大农民在浓厚的舆论氛围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实现自我教育、自我提高。同时,要加大弘扬好家风、好家训的力度,积极挖掘各地优良传统文化,鼓励引导群众立家规、传家训、扬家风,让好家风支撑起好村风、好民风。

5.切实发挥典型示范作用。不良民风不是一日形成,根本好转也不是一日之功,必须抓点示范,带动全盘。建议每县区先抓一个镇,每个镇先选择一个条件较好的村开展试点,达到“十有”要求,即:一套村规民约、一个红白理事会、一个道德评议委员会、一支乡贤文化活动骨干队伍、一个红白喜事公示栏、一个善行义举榜、一面家规家训文化墙、一个广播室、一个文化活动广场、一处公益性墓地。同时,建议聘请一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作为新民风建设义务监督员。

【编辑:张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