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解决我国居民家庭高负债问题的建议

刘艳宇 时间:2018-01-28 03:01 来源:

富  君

一、我国居民家庭负债的现状

截止2016年底,我国居民家庭的债务规模达33.4万亿元,家庭部门贷款占金融机构全部贷款的比重为30%,负债率高达58%,比2007年上涨了近2倍,家庭部门债务风险对于金融体系的影响正在逐步加大。从负债期限来看,2016年短期贷款占家庭贷款的比重不足30%,中长期贷款占比达到71.3%。从借款用途来看,消费类信贷占比由2005年的69.5%,提升到2016年的75.1%,经营类信贷占比从2005年的30.5%下降到2016年的24.9%。在中长期贷款中,消费类贷款的比重达到84.5%;短期贷款中,消费类贷款的比重为51.7%。

自2011年以来我国居民家庭的负债始终持续单调上升,2016年底家庭负债的额度比2015年底增长了23.6%。而同期贷款的增速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分别只有13.5%和12.8%。

据2015年中国社科院编制的中国家庭资产负债表测算,2014年中国家庭资产负债率为9%。截至2016年末,家庭部门银行信贷类债务与GDP之比为44.4%,包含公积金贷款在内的家庭债务与GDP之比达到50%,如果考虑到民间借贷等因素,这一比例可能高于60%。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家庭负债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76.9%。我国居民家庭的债务风险正在持续快速增大,这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过程中的一个非常大的隐性风险,应该引起高度警惕。

二、我国居民家庭负债率快速上升的原因

一是房地产业泡沫。在价格机制的调解下,房地产市场的土地供给量、房屋生产量、房屋闲置量、房屋价格均不同程度的大幅度上升。房价增长的速度远远高于我国工资上涨的速度,大量居民家庭特别是城市居民家庭因购买住宅而负债,年轻人的资产负债率更高。

二是购买高档消费品。随着交通设施的完善,交通高速化的推进,居民家庭收入的稳定提高,汽车售价的递减,国家优惠政策的实施,私家小型轿车的百户拥有率大幅度上升。私家汽车全国平均每百户家庭拥有量为36辆,成都、深圳、苏州等城市每百户家庭拥有量超过了70辆。购买汽车者相当一部分采用分期付款的形式。

三是看病上学。支付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费用和支付医疗看病(大病)费用。农村和中西部地区相当一部分大学生都办有助学贷款。1999年至2016年,我国累计发放助学贷款1893.21亿元。其中2016年全国向378.21万名普通高校学生发放263.21亿元的国家助学贷款,占高校学生资助总额的27.54%。2016年的教育借贷额占同期我国居民家庭负债额的万分之八。

四是思想观念的解放。消费者不再将举借外债视作畏途和破败之举,而是善于利用外部资金追求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的聪明之举。

三、我国居民家庭负债的消极效应

第一,社会震荡效应。三十多年来,在经济快速发展,生态系统恶化,西方思想涌入,国民收入分配差距持续拉大,基尼系数在0.45以上徘徊的社会背景下,我国社会持续保持稳定发展是因为我国社会经济运行机制内部存在着消化能力强、农民工城乡钟摆、家庭负债率低三大减震机制,这三大减震器发挥了减震维稳的功效。但我国居民家庭负债率的快速攀升并长期维持在高位运行,这实际上是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第二,产业关联效应。从居民家庭负债的结构看,居民家庭高负债一方面与房地产市场的高房价、高销售率、高闲置率紧密关联;另一方面也与汽车产业市场的高产能、高产量、高销售率、高堵车、高污染(雾霾和PM2.5)紧密相连。在居民家庭因购买住宅、汽车和上学而举债借贷的情况下,消费者必然会缩减家用电器、文化、体育、保健、养老方面的消费支出,无疑会减少这些产品的市场容量,缩小这些产品的市场需求,降低这些产业发展的速度,无形中阻滞了这些产业的发展。

第三,消费前移效应。目前我国居民家庭高负债实际就是美欧发达国家曾经流行过的超前消费,其本质就是消费未来。大量用于投资的闲置房或鬼城鬼楼的房子必将投向市场。由居民家庭高负债所引发的“消费前移效应”就会引发未来某个时期的住宅需求减少,住宅供给增大,最终结果就是在未来某个时期引发“市场疲软”或“经济危机”。

第四,家庭伦理效应。在高负债的状况下,居民家庭的主要成员内心处于高度紧张状态,通过兼职、从事劳动强度更大、责任更重、节奏更紧张、技术难度更高、距家更远、更加危险等途径增加收入,同时压缩消费特别是旅游、文化、娱乐、教育、社交等方面的消费。两个方面叠加作用的结果就是家庭成员团聚时间减少,相互交流减少,感情投入减少,矛盾加剧。

四、关于解决我国居民家庭高负债的建议

首先,提高个人消费信贷门槛。严格个人消费信贷条件;缩短个人消费信贷期限;提高个人消费信贷利率;加大违约惩治力度;缩小个人消费信贷规模。使个人消费信贷政策趋紧向严,严格控制消费信贷规模和增长速度,消解居民家庭高负债的隐性风险,保持平稳良性发展。

其次,坚决取缔民间高利贷和严厉打击非法集资。采取封账、扣产等手段打击高利贷和非法集资;建立高利贷和非法集资黑名单制度;设立电话热线;创建家庭救助基金。

再次,运用现代媒体进行宣传。介绍家庭高负债的风险与危害;介绍典型案例;树立正面典型;将“量入为出”“勤俭持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等传统美德进校园,进课堂,进单位。破除结婚必须有房,婚后肯定有车的观念,破除西方的高消费、超前消费和借贷消费等观念。

第四,消除房地产泡沫。调整房地产市场,平抑住宅价格,挤出房地产市场的水分。建议开征房地产空置税,房地产交易实施“T+8”的模式,即住宅购进之后8年内不得上市交易,打击炒房行为。

第五,取消汽车的消费信贷政策。伴随着堵车、雾霾、PM2.5、交通事故、停车困难等一系列问题,建议国家取消汽车消费信贷政策,既控制汽车存量爆炸式增长所带来的空气污染、交通拥挤、停车困难等问题,同时也控制居民家庭高负债率的问题。

书面发言人职务:省政协委员,宝鸡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盟省委会副主委、宝鸡市委会主委


【编辑:省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