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视察调研
耀州瓷:在发展创新中重焕生机
省政协文教委赴铜川耀州调研侧记
录入时间:2017年05月03日 来源:各界导报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耀州瓷作为中国“六大窑系”之一,为北方青瓷的代表。然而,在传统宋代“六大窑系”中,定、钧、龙泉、景德镇已闻名遐迩,磁州窑也异军突起,唯独耀州窑沉寂深闺,少闻芳名。
  4月28日,省政协文化教育委员会组织部分委员就“我省旅游文化及产品发展情况”调研,走进耀州窑、陈炉古镇,为耀州窑发展建言献策。
  老瓷器注入新活力
  成立于1995年的王家瓷坊,多年来一直是陈炉镇制作耀州瓷的明星企业,厂长王战军曾被授予铜川市印台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尽管这几年制作耀州瓷工艺品小有名气,也赚了一些钱,但厂子仍是小打小闹。”王战军谈到未来发展时忧心忡忡地说,陈炉古镇历史上就是烧制耀州瓷的民窑,如今仍是家家户户的小作坊,传统工艺面临后继无人,现代批量生产的又陷于缺乏场地、资金的困局。
  “老手艺既要传承好,又不能仅限于一味复制,工艺、技巧要不断创新,又不能脱离耀州瓷本身。”铜川市耀州窑陶瓷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李维鹏在谈到耀州瓷发展与创新时表达了内心的困惑。
  “耀州瓷的没落让许多热爱瓷器且有担当的人站了出来。”李维鹏说,公司成立后并没有像很多企业那样购买低等原料迅速投产,而是在耀州瓷原材料供应链上下功夫,花了两年多时间,经过数百次工艺测试,最终还原了耀州窑青瓷生产的原料配方。
  “虽然花费巨大,但成效令人欣慰。”在李维鹏看来,这是传承与创新的第一步。目前企业已经与铜川市多家技校合作,通过校企结合方式,吸引更多年轻人来企业实习。
  李维鹏说,企业更看重的是这些年轻人带来的创意。
  发挥领军人物作用
  有句广告词叫“小罐茶,大师作”,卖的是茶叶产品,靠的是大师的名气。
  “在耀州瓷的宣传上,往往总是提耀州瓷有多高的历史地位,却忽视了对耀州瓷大师技艺的宣传。”省政协委员、工艺美术大师张铁山尖锐提出。
  “如果耀州瓷没有哪位制作大师的领军,市场上也只能买到批量生产的工艺品,那么耀州瓷的价值自然就很难体现,宣传效果也可想而知。”张铁山认为,制作耀州瓷有多位工艺美术大师,在宣传耀州瓷的同时,应该注重对这些大师的宣传,这样才能形成双赢局面。
  “黄堡工业园区建成后,去年专门在耀瓷文化产业园中修建了大师园,邀请4位耀州瓷大师免费入驻。”黄堡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局长白惠说,园区建成后意识到了缺乏大师引领这一问题,现在4位大师在园区里创作、相互碰撞灵感,为园区带来不少灵气和生气。
  耀州瓷传承人、工艺美术大师王彩红是4位入驻黄堡工业园的大师之一。“在这里可以静下心来搞艺术创作,现在慕名而来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她认为,这种合作模式有利于耀州瓷的振兴和发展。
  是艺术品也是生活用品
  “耀州窑在中国历史上是一座著名的北方民窑,耀州瓷曾被作为贡瓷并且远销海外,其产品以民用瓷为主,在历史上改变了‘南青北白’的格局。”省政协委员、西安美院党组书记朱恪孝回顾耀州窑的过往。
  “现在的耀瓷产品主要以生产收藏瓷和观赏瓷为主,市场空间变小,如何让耀瓷从低谷走出来,则是当下政府、企业都应该重视的问题。”朱恪孝认为,再不能抱着过去的成绩裹足不前。
  “现代耀州瓷过分地沉迷于历史,更多地注重欣赏瓷的生产,而发展生活用瓷是一条出路。”调研组成员普遍认为,耀州瓷未来发展,应借鉴国内外日用瓷流行元素,结合耀州瓷特色,创造融入西部特色的釉色、刻花、印花等装饰手法以及古朴刚健的艺术特色日用瓷,这应是其寻求重生的重要手段之一。
  “无论是古陶瓷还是现代陶瓷,都受到了观念文化的影响,保留了时代特征。历史上各个时期的文化都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设计同样如此。”省政协委员、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吕峻涛认为,陶瓷产品设计既要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又要着眼设计新的文化类型,体现出新的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耀州瓷要发展,设计必须创新。
上一条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