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视察调研报告
关于“能源产业转型发展与生态环境严格保护”的调研报告
陕西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
录入时间:2016年04月05日 来源: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办公室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能源发展与环境建设关联密切。为了有效破解能源产业发展中的环境瓶颈制约,使“十三五”时期能源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安全、绿色、清洁、高效、可持续发展,2015年8月份由省政协李冬玉副主席带队,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会同省民建和省发改委、省环保厅组成调研组,对我省“能源产业转型发展与生态环境严格保护”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能源产业在我省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举足轻重
一是国家重要能源基地的地位凸显。我省煤炭探明资源量1692亿吨,居全国第4位;油气可采储量分别为3.37亿吨、6231亿立方米,居全国第5位和第4位。去年全省煤、油、气产量分别占全国的13%、17%和32%,其中65%、73%、86%送往全国各地。在全国一次能源产量中的份额进一步提升。二是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稳固。“十二五”前四年,全省能源化工产业实现产值3.2万亿元,占工业产值的42.47%;实现增加值1.6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4,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保持在60%左右,成为全省经济行进在全国发展第一方阵的强力引擎。三是推进能源产业转型升级初见成效。坚持“三个转化”战略和“大企业引领、大项目支撑、园区化承载、集群化发展”模式,加快高水平产能建设,加大资源综合利用和深度转化力度,一批百万吨以上大型高产高效现代化煤矿和百亿元重大能化项目建设投产,形成了煤电、煤化、载能等上下游产业一体化发展格局。四是园区建设为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进行了有益探索。按照园区规模化、循环化、高端化发展模式,统筹共享基础配套和环保处理设施,全省规划的十大园区在生产工艺、产品方案、污染物处理等方面均达到先进水平,建设项目均为中高端化工项目,在煤油气综合利用、煤间接液化制油、煤制烯烃芳烃、煤炭分质利用技术等方面发挥了示范引领作用。五是大力发展清洁能源。“气化陕西”扎实推进,实现了市县城区全覆盖,气化人口占全省的35%;风电、光伏发电势头良好,能源结构已向化石能源为主与非化石能源多元开发转变,新能源在整个能源产业中的比重逐年上升。
二、能源产业现阶段发展中遇到的困境前所未有
“富煤贫油少气”既是我国也是我省能源的结构性特征。以煤为主的资源秉赋,决定了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以燃煤为主的工业结构、以控煤为主的大气治理格局在较长时期无法改变。当前煤炭、石油价格下降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过分依赖煤炭产业带来的经济结构失衡问题,单一依靠资源驱动带来的区域经济增长模式,过剩产能低端化带来的环境污染破坏等等,都折射出诸多深层次矛盾,充分表明能源产业发展已进入“阵痛期”。
一是“三个转化”还未取得突破性进展。煤向电转化受阻,外送电没有取得突破,产能难以释放,电厂普遍存在“窝电”现象;煤电向载能产业转化没有形成集聚效应,载能企业企盼“坑口电价”;煤向化工产业转化深加工起步慢,产业链长的高附加值产品还没有得到很好发展;煤炭资源开发和转化对生态压力越来越大,环境问题日趋严重。
二是转型升级中宏观管理亟待改善。园区建设配套不到位,路网结构、雨污管网、电力接入、污染治理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园区容量和承载能力不足;生态补偿支撑不到位,我省作为西气东输、西煤东运、西电东送的源头,把洁净的能源送往全国各地,却把污染和生态破坏留给自己,目前国家尚未建立能源资源开发生态补偿政策;洁净能源生产管理不到位,不少企业工艺落后、管理粗放,开采利用水平低、资源浪费严重;转型升级扶持不到位,目前仍以原煤输出为主,煤炭就地转化率不足30%,部分国有老矿“以量保利”、产能过剩、亏损严重,中省没有相应税费调减政策,后续发展难以为继;在“十三五”规划研究中,一些市县还把发展的“宝”压在增加煤炭产能上,宏观调控与指导亟待加强。
三是转型发展中环境安全形势十分严峻。能源产业环境制约瓶颈愈加明显,一些工业区、煤化工载能园区在建设中没有形成资源循环高效利用和污染物、废弃物减量化资源化,污染物排放逐渐叠加,造成区域环境质量严重超标,猛烈冲击区域生态底线,产业发展与环境承载力矛盾突出;榆林市小火电装机高达236万千瓦,占全省小火电装机的74%,颗粒物、氮氧化物等削减压力巨大;资源开采诱发地面塌陷、水位下降、湿地萎缩、河水污染、植被破坏,生物多样性锐减,水土流失严重;由于缺乏对资源开采价值评估和矿区地质环境承载能力评价,没有科学合理划分可采区域、限定开采强度,资源节约利用和安全生产存在问题较多。随着开发力度的加大,矿井各种自然灾害频度会越来越多;随着化工企业数量的不断增长,加之部分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内居民搬迁安置滞后,潜在的环境风险加大。仅今年上半年陕北地区就发生22起原油泄漏事故,造成了一定的环境污染和社会影响。
四是高新技术引领能源产业发展作用发挥不够。科技人才不足,能源化工科研基础设施比较薄弱,科研力量分散,协作攻关大团队意识不强;创新能力不足,部分企业科技创新战略意识薄弱,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技术不多;科研投入不足,致使诸如“超临界水煤气化制氢耦合发电技术”等重大成果转化缓慢;消化吸收能力不足,大型煤化工和新装备开发和吸收转化能力较弱,设备多从国外引进,企业缺乏独立研发队伍,缺乏核心技术;科技成果应用能力不足,用高新技术改造提升县域能源化工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模式还未形成,新能源产业还有待进一步发展。
三、大力推进能源产业转型发展势在必行
“十三五”时期,是我省实现追赶超越目标的战略机遇期,更是能源产业转型发展的关键期。必须抓住机遇、扭住关键,主动适应信息化、智能化时代的要求,加快能源产业转型升级,推进深度转化,实行清洁生产,延长产业链条,形成多业并举、发展与环保共赢的新格局。为此,我们建议:
(一)廓清思路,在继续坚持“三个转化”、营造能源转型发展的体制机制上做文章。要以安全、绿色、清洁、高效为目标,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始终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挺住“阵痛期”、打好转型战,实现我省能源产业由粗放向集约、高碳向低碳、单一向循环、黑色向绿色转型,促进健康持续发展。要优化能源发展格局,以优煤稳油扩气为主攻方向,强化煤炭主体地位,盘活存量、控制原煤产量过度增长,着力提高煤炭资源就地转化率,形成综合化工产能,打造煤炭经济“升级版”。优化能源消费结构,在提高煤炭洁净消费的基础上,提高清洁能源及非化石能源的消费比重。
(二)强化管理,在控制开采强度、促进资源深度转化上求突破。要抓住当前能源价格下滑、产能严重过剩时机,推进资源整合和兼并重组,促使人财物向优势企业集中。要全面开展资源开采价值评估和矿区地质环境承载能力评价,合理划分可采区域,科学限定开采强度。要不断完善化工产业园区功能,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加快培育骨干龙头企业,构建新型、多元、稳固的产业体系。要认真研究解决“三个转化”面临的突出问题,对煤电产业、煤化工产业给予加强和支持,促使在建企业投产达效、签约项目落地生根。要打通电力外送通道,解决好煤电、风电、光伏发电并网问题,充分释放电厂产能。同时打造低电价区,推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降低载能企业生产成本,提高我省耗能产品市场竞争能力。
(三)突出重点,在依靠科技创新、延长产业链条上下功夫。要整合省内科研力量,建设创新研发平台,围绕资源深度转化和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进行协作攻关,在保水采煤、DMTO三代、精细化工、煤电化一体化、煤焦废气处理、间歇式电源并网及储能、智能电网及氢燃料动力等技术上取得突破。要加大科技成果转化力度,推广“超临界水煤气化制氢耦合发电技术”、“煤炭地下气化技术”、“华能超超临界间接空冷燃煤发电超净排放技术”、“兰炭粉煤干馏工业化技术”、“甲醇制丁烯联产丙烯技术”,提高煤清洁高效利用技术水平。围绕“产业上游抓设备、产业下游出产品”,做强能源装备产业,推进重大装备国产化;不断推进以煤化工等为主的能源深度转化,延长产业链、提升附加值。
(四)环境优先,在实施环保倒逼、实现产业与环境双赢上谋发展。要以环境优化引导重大项目建设,通过环境政策正面引导、加强执法监管倒逼传导等措施,促进高污染、高排放、低效益企业逐渐退出,助推污染小、效益好的新兴战略产业和高新技术项目加快落地,指导企业实施产业改造提升和结构优化调整,全面关闭小煤窑、小火电;对高耗能高污染行业严控新增产能、淘汰落后产能、整顿违规产能、化解过剩产能,对主要污染物总量排放实行预算管理,大力削减存量,严格控制增量,进一步腾出环境容量,促进环境资源的优化配置和环境容量的最优利用。要争取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探索制定能源资源开发生态补偿办法,开展资源开发区生态环境治理工作,强化采煤塌陷区和自燃隐患区综合治理,强制推行绿化达标。要加大环保执法力度,严格落实建设项目“三同时”制度,推进联合执法、区域执法、交叉执法,严厉打击偷排和超标排放等突出环境违法行为,强力问责“不作为”,实现环境自省到生态自觉;同时研究制定扶持政策,帮助企业限期进行环保升级,降低企业环境成本。
(五)统筹发展,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实现传统能源清洁生产上出亮点。建立和完善清洁能源管理协调机制,充分调动社会各方的积极性,完善财税扶持、价格补贴、成本与风险分摊机制,加快清洁能源发展。按照“分质分级、能化结合、集成联产”的要求,实现煤化工与发电、油气化工、钢铁、建材等产业耦合,推进煤-化-电-热协调一致发展。加快风电、光伏发电与并网技术创新,扩大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区域,稳步提高消纳和输送能力。培育清洁能源应用市场,鼓励购买和使用新能源汽车。进一步扩大天然气使用的覆盖面,努力实现“气化陕西”城乡全覆盖。
上一条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