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提案选登
关于创新基层法治建设降低依法维权成本的建议
省十一届政协三次会议提案选登
录入时间:2015年07月15日 来源:省政协提案委员会办公室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近年来,随着我省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各种利益冲突交织。据统计,今年前11个月全省各级法院共受理案件23.67万起,同比上升15.3%;今年前10月,省信访局群众来信同比上升65.4%;网上投诉同比上升58%,反映出社会矛盾仍处于严峻态势。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强调依法治国的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也在基层。作为与人民群众联系最紧密的社会单元,基层法治建设关系着法治国家目标和任务的实现,将矛盾化解在基层对我省全面贯彻依法治国方略,推进依法治省进程具有重要的作用。
当前,基层法治建设中突出的问题表现在干部群众法治意识不强,“法治信仰”缺失,特别是公民通过合法途径解决纠纷渠道不畅,人力、物力、财力成本较高,导致公民不愿意通过合法途径解决问题,“信访不信法”,甚至通过暴力等违法方式解决,这些都成为法治建设进程中的“拦路虎”。
一是基层法治机构建设薄弱,部分地区领导干部为人民服务的观念不强,怕担责任不作为的问题较为严重,导致大量民间纠纷无处解决。首先是基层法治机构建设薄弱,执法人员的数量较少,执法人员的专业素质亟待提高。据调查,我省有相当部分基层派出所干警数量少,部分乡镇甚至现在还有4-5人的派出所,负责着30-50平方公里的治安管理区域,警力不足导致民众在遇到纠纷和轻微治安案件时,警方不出警或者接警后不予处理,而作为人民调解的指导机关基层司法所人员更少,部分地区司法所编制严重不足,导致基层的人民调解工作和普法工作难以有效开展。其次是部分地区领导干部一门心思抓经济建设,缺乏为人民服务的意识,缺乏法治精神,对社会治理的思想也仅仅停留在“不出事”、“少出事”、“无闹事”的“维稳观念”上,对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处置不力。部分基层政法人员存在着“办大案、要案的思想”,对后果不是特别严重的恶意伤人、损害公私财产等案件能拖就拖、能抹就抹,客观上是姑息纵容助长了社会恶习,个别案件的不及时处理,极有可能激化矛盾引发重大恶性事件。
二是现行司法渠道解决纠纷程序复杂、时间长、成本高,难以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作为解决民间纠纷的重要渠道,目前司法途径在解决基层一般纠纷时存在一些弊端,主要是程序比较复杂,有起诉、送达、举证、调解、开庭、判决、执行等程序,如果全部走完期限较长,当事人需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同时需要当事人具备相当的法律知识。这些因素都造成了目前司法程序在解决基层小微案件上不具有优势,当事人一般也不愿意因为小额财产纠纷或者轻微伤害案件通过司法渠道解决。从目前我国法院体系的构建来看,不存在类似英美国家的专门处理较为轻微案件(例如违反交通条例)的裁判官(太平绅士),导致大量轻微案件都只能通过基层法院来解决,使基层法院案件数量极多,据统计,2013年西安市某区基层法院案件受理数多达万件,法官普遍反映工作任务重、压力大。在司法职业化改革之后,必须通过司法考试才能获得审判职称,形成部分基层法院特别是偏远地区法院审判人员数量严重不足的历史欠账,以陕南地区某县为例,该县平均每4个乡镇才有1个派出法庭,派出法庭具有审判资格的法官仅有1—2人,连合议庭都难以组成,更不要说适应持续增长的案件需要。
三是基层民众法律意识较差,法律知识缺乏,基层法律服务还难以满足需要。近年来,我省在普法上做了大量的工作,公民法律意识明显增强,社会法治化管理水平明显提高。但由于普法工作的长期性艰巨性,当前我省群众的整体法治意识还需要进一步提高,相当部分群众遇到维权的事情“信官、信找熟人而不相信法律”。还有部分群众试图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时缺乏法律知识,而目前的基层法律服务,如法官、检察官、警察、律师的“三官一律”进社区等活动难以满足居民解决实际纠纷或问题的现实需求,在法律援助上,援助范围上还需要进一步扩大,法律援助的资金、人员力量需要持续加强,程序需要简化便民,特别是在涉及微小纠纷时,能为人民群众提供及时准确的法律意见。
据此,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一、加强基层法治机构建设,充实力量,完善相关制度,切实解决群众维权难的问题。要根据管辖区域的人口、面积、经济总量等因素配备足够数量的法治公职人员,加强政府财力物力的投入,确保该地区的警力能够起到维护当地法律秩序、满足当地群众的需要。避免出现对轻微违法行为不与处置或处置不力导致社会矛盾聚集,助长了社会恶习。要强化基层领导干部的法治教育培训,建议把是否具备基本法律知识作为基层领导干部任职考核的必要条件。要建立问责机制,对于群众反映的问题推诿扯皮的,造成不良后果的,应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二、以国家司法改革为契机,争取在我省试点小微纠纷通过快速渠道解决机制,降低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的成本。目前大量微小争议案件诉诸司法渠道,大都集中于基层法院,不仅解决效率较低也严重的占用了有效的司法资源。可尝试建立社会化的微小争议解决机构,仿效部分国家成立由公道、正派、懂法律的社会人士如退休法官、检察官、律师等兼职,在街道、乡镇组成社区裁判庭,由社区裁判庭对小额争议、社区矛盾、邻里关系等进行调解或快速裁决。要进一步明确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地位,强化其效力,赋予人民调解委员会类似于仲裁委员会的地位,简化流程,充分发挥其在解决基层矛盾中的作用。对于裁判庭和人民调解委员会作出的裁决和调解,所在基层人民法院应简化审查、快速确认、及时执行,对于程序或者实体确有重大错误的,再由人民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错。
三、增强普法工作实效,充分利用社会资源,促进居民自治解决争议。普法工作要进一步深入基层,特别是针对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法律,如《民法》《刑法》《行政法》《治安管理法》等法律,应该加大普及宣传力度。要进一步改善法律服务特别是法律援助的方式方法,扩大援助范围,可考虑吸收一些具有法律专长、熟悉民情问题的人士参与到法律服务中来。要进一步明确城乡社区党组织,社区工作站,居民委员会、居民会议或居民代表大会、社区协商议事委员会、居民小组等在解决争议中的特殊作用,突出其在解决基层争议中的职能,尽量将矛盾消弭在萌芽状态。
 
(提案者:中国民主同盟陕西省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