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提案选登
关于充分保障律师会见权的提案
省十一届政协四次会议提案选登
录入时间:2016年03月31日 来源:省政协提案委员会办公室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律师是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律师境遇是法治社会的缩影。保障律师依法执业,就是保障公民权利、保证公正司法。解决刑事辩护律师“会见难”问题,切实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以保护公民权利、推动法治陕西制度建设。近年来,西安市各级公安监管部门准确把握看守所在刑事诉讼中的法律地位,依法平等保障律师与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被羁押人员等诉讼主体的合法权益,采取了一些措施,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律师会见条件,但目前尚存在不足,律师“会见难”问题仍然存在。
    一、律师会见室配备严重不足。
    2013年1月1日,新《刑事诉讼法》实施,其中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辩护律师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48小时。” 近年来,随着我省城市区域人口的增加,刑事案件多发,由此引起侦查阶段的会见量增加。西安市内各看守所关押人数多,律师会见需求量大。比如,西安市看守所,通常在押人员在1600人左右,律师会见室只有4个,律师会见不得不以排队抽号的顺序安排,但每天除了第一批律师会见之外,都需要在抽号后排队等候了1个小时以上,甚至抽号后当天不能会见的情况时有发生。即使已被安排会见的律师,也会被限定在一小时之内,导致会见效果不佳,直接影响了刑事诉讼案件辩护质量。
    二、未建立律师会见的预约平台。
    2015年6月,公安部监管局印发《关于正确执行律师会见预约制度的通知》,对充分保障律师会见权利等作出明确规定,要求各地看守所建立律师会见预约制度。该制度对于保障律师依法执业有积极的意义。天津市等地区的公安监管部门已经按照要求建立了律师会见预约制度,而包括西安市看守所在内的西安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下辖各看守所均未开设律师会见预约平台。
    三、 部分看守所对律师会见违法设置准许条件。
    新《刑事诉讼法》第37条第二款规定:“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按此规定,对以上三类案件之外其他案件的在押犯罪嫌疑人首次律师会见,无需经过侦查机关同意。但实践中,仍存在部分看守所在律师会见时要求提供侦查机关同意会见的证明,以此为由拒绝安排律师会见,该作法与法律规定相违背。
    建议:
    1、增加看守所律师会见室的数量及硬件设施,开放节假日律师会见平台。各级看守所应根据在押人员的数量,以一定比例合理配置律师会见室,保障律师会见能够快捷、方便且不被限时地进行。急需增加西安市看守所、雁塔区看守所的律师会见室;开放节假日律师会见的工作平台。
    2、建立律师会见预约平台。西安市各看守所应尽快建立网上统一预约平台,公布联系电话,通过网上预约、电话预约等方式提前安排会见,减少律师等待时间,提高工作效率。并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建立案件查询功能,使律师能及时便捷地查询自己经办刑事案件的进展,掌握当事人的拘留、逮捕、起诉的情况,根据案件进度合理安排会见,充分保障刑事被告人的程序性权利。
    3、严格执行新《刑事诉讼法》,废除违法前置条件。全省各看守所应严格执行新《刑事诉讼法》第37条规定,对侦查阶段“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这三类案件之外的案件,律师在公、检、法三阶段,直接凭委托书、律师事务所公函、律师证直接到看守所会见,不应增加其他条件。
    4、在陕西省公安厅、西安市公安局监管支队设立投诉电话,接受有关律师投诉,积极查处、纠正各看守所有碍律师会见权的做法。
 
 (提案者:张阳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