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春秋
毛泽东岳母温吐秀的风雨人生及其坟墓的两次迁移
录入时间:2017年04月25日 来源:各界导报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三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四八”烈士陵园正式命名,并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1990年,中共延安地委、延安地区行政公署对陵园进行了整体规划设计,并经上级民政部门批准。以“四八”烈士墓区为中心,向下延伸,设计了纪念广场和19.46米(寓意1946年)高的纪念碑,碑基座四面各设计八级台阶(寓意4月8日)。广场之下踏步台阶连接陵园大门和“四八”烈士革命事迹展厅。设计宏伟壮观,工程由延安市(县级)负责实施。温吐秀烈士墓正处于纪念塔广场右侧,必须迁移,给施工带来难度。经研究决定将此墓移入“四八”烈士墓区预留的位置。经请示上级民政部门,温吐秀烈士墓迁移事关重大,要征得烈士亲属同意。只好边施工,边着手与烈士亲属联系,先将温吐秀烈士墓予以保留。
  1991年底,上级民政部门预告:1993年1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将在延安举行全国纪念“双拥”运动五十周年大会,要求延安开始筹备。“四八”烈士陵园作为与会代表参观的一个重要景点,工期更为紧迫。我当时在行署办公室任副主任,负责联系协调这方面的工作。
  1992年初的一天,延安市(县级)民政局局长徐占彪和“四八”烈士陵园负责人纪占先来找我,谈到贺敏学1988年已去世,子女找不到;贺子珍1984年在上海病逝,女儿李敏也联系不上。无亲属表态,温吐秀烈士墓无法迁移,已影响到工程进展。后经多方联系仍无结果。5月底,接到来客通报,毛主席当年的卫士长李银桥和夫人韩桂馨6月3日来延安瞻仰毛主席故居。地区领导批示由我全程陪同接待。我想这下与李敏同志联系有希望了,即通知徐占彪、纪占先作好相关汇报准备。
  李银桥是河北省安平县人,少年时家庭贫寒,为武当俗家弟子,武当功夫出众,后参加了八路军来到延安。1947年,中央办公厅汪东兴将李银桥调入中央警卫团,安排担任毛主席的卫士,并负责毛主席的生活服务。李银桥跟随毛主席转战陕北,后进北京,担任了毛主席的卫士长。韩桂馨先是中央医院护士,后到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工作。当年由毛主席作媒李银桥与韩桂馨喜结良缘。李银桥夫妇下榻延安宾馆,李老开朗健谈很随和。我安排他们的活动日程时,提出请他们去“四八”烈士陵园看看,他们很高兴。
  6月5日上午,我陪同李银桥夫妇来到“四八”烈士陵园。交谈中,李老听出纪占先口音是河北同乡,更觉亲切。瞻仰“四八”烈士陵园后,我领他们来到纪念塔广场温吐秀烈士墓前。李银桥一看很惊讶,原来贺子珍母亲的墓在这里。再一看施工现状,认为这个墓应该迁移,广场上怎能留这样一个土包?我向他汇报了找不到烈士亲属表态,难以迁移的问题以及新墓址的位置,并请他们回京后联系李敏。他当即表示,迁墓是好事,安葬在“四八”烈士墓区也很合适。李老说,这事你们找我找对了。李敏从苏联回来后,我们看着她长大。现在也是她家的常客,多时不去也要通个电话互相问候。他答应回京就去找李敏。我提议以延安地委、行署的名义给李敏转呈一封信函,附上相关资料和陵墓现状以及新墓址位置的照片,并请他们来延安参加迁墓典礼。韩桂馨老人说,这样很好,更有把握办妥当。我向地委、行署有关领导汇报了此事,他们责成我立即代地委、行署起草了函件,托付给李老夫妇。
  6月6日李老夫妇返西安,8日上午乘飞机回到北京,下午就去了李敏家里,转交了延安地委、行署的函件和相关资料、照片。正好李敏的丈夫孔令华也在家。他们对延安地委、行署表示感谢,同意温吐秀烈士墓迁移,当即回信,一切按地委决定办理。韩桂馨老人高兴地给我写信,并将李敏、孔令华的表态信挂号寄来。我将信的原件交地委办公室存档,将复印件交给徐占彪和纪占先同志。他们喜出望外,如获至宝。随后妥善组织了迁墓事宜,重新制作了统一墓碑,并在墓碑上镶嵌了温吐秀烈士生前的一副照片。我对这件事的妥办感到欣慰。温吐秀烈士与“四八”烈士为邻,也不会感到孤单了。事后我又给李银桥和韩桂馨老人复信表示感谢,并托他们将迁墓情况转告李敏和孔令华。
  2009年4月11日至13日,江西省吉安市委书记周萌率党政代表团来延安参访,由我(时任市政协主席)全程陪同。他们问温吐秀烈士墓是否好找?工作人员说不清楚,向我汇报。我想这也是一种缘分,温吐秀烈士墓正好是我当时协调迁移的。我即让“四八”烈士陵园的同志安排了祭奠事宜。4月13日上午,吉安党政代表团在温吐秀烈士墓前举行了庄重的缅怀仪式。代表团中还有几位永新县贺氏族人晚辈,他们深情地告白:“祖奶奶,老家人看您来了”。他们说,永新贺氏为革命牺牲了十几口人。贺氏一家为革命流血牺牲,前仆后继,堪为楷模。
  写完这些文字,这时我想起了主席1910年所写《呈父亲》诗中的两句话:“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尽管赣江延河远隔千山万水,但延安也是烈士的故乡。延安的青山绿水永远守护着烈士的忠魂,圣地的鲜花永远为烈士开放!
当前第3页,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