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春秋
共产党的“大特务”:开国上将李克农
录入时间:2011年01月16日 来源:摘自《怀念家父李克农》 李力著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李克农是我军唯一没有指挥过炮火硝烟战斗的开国上将,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毛泽东曾笑着告诉李克农之女李冰:你父亲是共产党的“大特务”,没有他,我们中央的不少领导成员,包括周恩来都不会存在了。最近,李克农之子李力在新作中回忆了父亲在秘密战线的故事。
  打入国民党 特务机构内部
  1928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常委会议决定,成立由向忠发、周恩来、顾顺章组成的特别委员会,领导中央特科开展工作。
  中央特科下设四个科:一科是总务科,专为中央机关服务;二科是情报科,重点了解敌方情况;三科又叫“红队”,镇压叛徒特务;四科主管通讯,设置电台。
  第二年的冬天,国民党秘密建立了特务组织,对外名称是“中央俱乐部调查科”,后来改为“中统”(CC)。由国民党秘书长陈立夫主管此事,他任命其表弟、在美国学电气工程的徐恩曾担任调查科主任,同时兼任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局长。
  当时在上海无线电管理局任秘书的钱壮飞,对父亲说:“现在上海无线电管理局正扩大人员,为建立国民党特务机构做准备,缺少广播新闻编辑,要公开招聘”。李克农迅即通过江苏省委报告中共中央,并提出建议:自己报考无线电管理局,在国民党特务机构内部建立共产党组织。中共中央领导人周恩来十分重视,发出“你们把它拿过来”的重要指示。通过考试,李克农被录取在无线电管理局担任新闻广播编辑。随后,钱壮飞帮助胡底也进入了无线电管理局。
  1929年12月,中央正式决定由李克农、钱壮飞、胡底组成特别小组,并归中央特科直接领导。李克农任组长,打入国民党特务组织内部,与陈赓单线联系。这时,李克农用的名字是李泽田,平常和他联系的地下交通员是欧阳新,外号“大汉”。
  起初,徐恩曾对父亲并不放心,经过暗中观察,逐渐增加了对他的信任,提升他为电务股长,掌握了全国无线电报务员考核登记的大权。
  1930年初,父亲与钱壮飞共同向徐恩曾建议,采用新闻广播组织的名称,将特务机关公开挂牌,单立门户,便于开展活动。总部以“正元实业社”为名,设在南京市中山东路,成立“长江通讯社”、“民智通讯社”等掩护单位,南京的日常工作由钱壮飞负责主持。在天津成立“长城通讯社”,派胡底任社长。上海市则以无线电管理局为基地,由李克农负责。这样安排,徐恩曾很满意。由此开始,特别小组运用国民党特务机关与它的公开情报系统展开活动,获得了许多重要情报。
  1930年5月,中国各派军阀掀起中原大战,蒋介石抽调军队忙于应对,后方比较空虚。中共中央决定趁此机会在上海召开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扩大红军,发展苏区,夺取新的胜利。这个消息,不久就被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知道了,警备司令熊式辉召见政治密查员宋再生布置任务,强调此事关系党国安危,最好开会时一网打尽。如果成功,可获蒋介石悬赏的现金50万元。
  宋再生,原名宋启荣,浙江诸暨人,与熊式辉是同乡,很受重用。但他是1925年入党的中共秘密党员,归属中央特科陈赓领导。他立即把熊式辉交代的事项向组织报告。周恩来、陈赓非常重视,采取了妥善的安全掩护措施,保证了会议的顺利进行。
  由于设计周到,布置严谨,这次大会开得极为顺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全部人员撤离后,宋再生才向警备司令部报告,并带着军警特务前往搜捕,这时早已人去楼空,一无所获。
  旧中国,各地军阀割据,东北军实力雄厚。蒋介石千方百计地想了解与拉拢东北军,几次派人去收集情报都失败了。1930年上半年,陈立夫、徐恩曾派钱壮飞去完成这项艰巨任务。中共中央特委研究后,考虑我们党在东北地区的情报工作也要加强,便派陈赓扮作随员与钱壮飞一同去东北。于是,陈赓、钱壮飞拿着国民党特务机关的证件,花着国民党提供的经费,一边调查国民党想了解的情况,一边巡视中共中央特科组织在东北与华北地区的工作。同时,在沿途中共地方组织的帮助下,带回许多重要的情报资料,为党中央了解东北、华北情况发挥了作用。他们回上海后,钱壮飞与父亲连夜加班,把当地报纸上的消息剪贴拼凑,加上一路收集到的有真凭实据的东北军内部情况,写了一份四万多字的详细报告。钱壮飞带回南京,徐恩曾看后连声称赞。不久,国民党中常委秘书长陈立夫提出,除了搜集共产党的情报,还要搜罗其他党派与地方势力的情报,准备进一步扩大特务组织。利用这个机会,父亲报经中央特科同意,又认真“帮助”国民党在全国各地建立情报网点,背地里为我们党的情报工作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
  巧取密码本,粉碎国民党第一二次围剿
  尽管如此,徐恩曾掌握的许多绝密信息,钱壮飞还是接触不到。因为特务系统严格规定,凡属绝密电报,只能由负责长官亲自翻译,不能让第三者插手。这个密码本装在徐恩曾的口袋里,为了弄到密码本,钱壮飞与父亲花了不少脑筋,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徐恩曾性情放纵,喜爱女色,平时在南京上班,每逢周末就到上海吃喝玩乐、嫖女人,这已成为惯例。父亲投其所好,在上海帮他租了一套房子,让他感到安全方便。有一次,钱壮飞陪徐恩曾来上海开会,晚饭时徐又看上了一位漂亮姑娘。父亲“关心”地说,去那种地方你贵重物品最好不带,钱也不要多带,小心为上。徐恩曾觉得有理,正在沉思。钱壮飞指着他身上小声提醒,那个密码本千万收好,万一出事,上司追查,你可担待不起!徐恩曾猛然警觉,犹豫片刻,便将密码本交给钱壮飞替他暂管。徐恩曾离开后,父亲与钱壮飞十分兴奋,立即用照相机将这个难得到手的密码本翻拍一遍。从此,特别小组不仅掌握了国民党特务机关的秘密,而且掌握了国民党中央和蒋介石的重要机密。
  1930年9月的一天,钱壮飞在南京“正元实业社”办公,收到陈立夫发给徐恩曾的一批绝密文电。内容是蒋介石亲自主持“江西剿共会议”,调遣江西省长鲁涤平与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率领十万大军采取“长驱直入、分进合击”的策略,进攻毛泽东、朱德领导的江西苏区,企图六个月内把这里的红军一举歼灭。特别小组将这个情报迅速报到中共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很快通知江西苏区做好迎敌准备。1930年11月,国民党军队三路进攻,气势汹汹,苏区军民早有准备,粉碎了敌军第一次围剿,取得重大胜利,消灭敌军约20000人,缴获许多武器弹药。
  1931年4月,蒋介石又策划发动对苏区红军的第二次军事围剿,动用兵力20万,比第一次增加一倍,军政部长何应钦亲自指挥,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作战策略,进犯江西苏区。这个情报,再一次被特别小组获得,报告中共中央。结果,从四月初到五月底,在毛泽东、朱德的正确指挥下,经过五次大战,消灭敌人30000多,缴枪20000余支,又获大胜,巩固与扩大了江西中央苏区。
  “龙潭三杰”舍身保卫党中央
  1931年4月初,中共中央派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护送张国焘、陈昌浩等从上海去武汉,再去鄂豫皖苏区。护送任务完成后,顾顺章没回上海,在武汉用“化广奇”的艺名上台表演魔术。4月24日,顾顺章在台上表演时,被一个名叫尤崇新的叛徒发现,尤立即报告国民党武汉行营侦缉处将顾顺章逮捕(尤崇新原是中共湖北省委委员,1930年叛变后,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工作,他知道“化广奇”就是顾顺章)。顾被捕后,表示愿意戴罪立功,当场说出了中央特科掌握的有关武汉侦缉处等情况,接着,武汉行营派兵捕获了十多名共产党员。顾顺章为了抬高身价,表示自己还知道共产党中央的所有机密,必须尽快见到蒋介石才能全盘交代,否则不谈。当天,蒋介石接见,顾顺章便把所知道的共产党机密全部供出,包括周恩来、瞿秋白、李维汉、秦邦宪、王明、向忠发的住址,及中共中央机关办公地点等。
  顾顺章被捕是件大事,国民党武汉行营为了邀功,在4月25日晚间,连续拍发几份绝密电报,紧急报告南京特务机关徐恩曾并转陈立夫。恰巧4月25日是星期六,徐恩曾不上班。晚间办公室只有钱壮飞值班,他便用复制的密码本进行翻译。钱壮飞看到这些电报,一面假装无事模样,把这些来电原封不动地放在徐的办公桌上;一面赶紧回家,把女婿刘杞夫叫起床,连夜乘火车赶到上海,并再三叮嘱,一定要把这些特急电报亲手交给“舅舅”(即李克农)。4月26日清早,刘杞夫到达上海,因为星期天不是接头的日子,他跑了几个地方才把“舅舅”找到。李克农一看电报立刻感到事态严峻,必须马上报告中央。但偏巧这天不是他与陈赓接头的日子,不但找不到陈,连地下交通员欧阳新也联系不上。他冷静下来,安顿刘杞夫快回南京,保护钱壮飞的安全,并从身上掏出钱来,给刘以防万一,告诉他此去可能凶多吉少,要做好思想准备。同时苦思良策,决定突破规定的联络程序,先找到江苏省委机关再共同寻找陈赓。所幸于4月27日(星期一)早晨,在汽车出租公司把陈赓找到。一听报告,陈赓也很着急,立即报告周恩来。周恩来当机立断,采取紧急措施,迅速安排陈云、聂荣臻、陈赓、李克农、李强等人尽快转移,凡属与顾顺章有联系的关系全部切断。接着,父亲一手拉着秦邦宪、一手拉着王明,把他们护送到安全地带。完成中央机关转移任务后,他又用“克潮病笃”的暗语,发电报通知天津胡底及早转移。
  4月27日,徐恩曾亲自带领张冲、顾建中连夜赶到上海,组织大批军警,会同英、法租界巡捕房,在4月28日(星期二)上午共同行动,组织全市大搜捕,要把共产党领导机构一网打尽。哪知所到之处,大都人去楼空,除了个别单位未及通知遭受损失外,其他一无所获,这令蒋介石异常气愤。由于这次斗争影响重大,特别小组贡献突出,周恩来称赞李克农、钱壮飞、胡底为“龙潭三杰”。
  由于顾顺章叛变,特别小组完全暴露,上海难以立足,遵照党中央的指示,父亲去了江西中央苏区,担负了新的谍报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