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春秋
何基沣口述:回忆“七七”
录入时间:2011年01月16日 来源:选自一九五七年七月七日《人民日报》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九一八事变后,由于国民党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使日本帝国主义迅速地攫取了我国东北各省,华北地方,由于地理的关系,就首先成为日军加紧侵略的目标了。这时,国民党政府事实上已经放弃了华北,被迫将这一片破碎混乱的土地,交给他们向来歧视的杂牌队伍”——第二十九军来防守。

第二十九军是原来冯玉祥所部的旧西北军的一部分,曾经在1933年春天,在喜峰口和日军打过死仗,有一定的战斗力。二十九军自从管辖了冀察两省和平津两市以后,财政方面,活动些了,它从国外购买军火来补充实力,又把原有四个师的编制人数扩大了些,此外又增编了几个旅,名义上作为地方部队。这一切对于日军来说,无疑地,是一种威胁。

我当时是二十九军的一个旅长,属于第三十七师,师部和我的旅部都设在西苑,由于华北对日妥协的局面,显然不会维持长久,迟早总有一战,我们做了准备应战的工作和修筑防御的工事。在1937年的3月中,我同张自忠(二十九军的三十八师师长兼天津市市长)所率领的代表团去日本参观,这是日本帝国主义特意安排的一种向我国威吓的行动。当时,我们看到日本国内一般的工厂都已经派有驻厂的军事代表,而所有的军事工厂,也都昼夜开工。5月初我们回到北平,又看见日军剑拔弩张的情况,大家都感觉到战事就会一触即发了。

此时日军在平津一带,驻有一个旅团,其中一个联队驻在丰台,所谓华北驻屯军司令官则驻在天津,指挥华北的全部日军,司令官为田代中将。75日,日军由丰台到长辛店演习,要求穿过宛平县城(就在卢沟桥头),我军不许,相持了半天,日军才绕道城外回去。6日我接到驻在丰台的我军的报告,说日军今日出外演出,枪炮都配备了弹药,和普通的演习情况不同,我军即准备应战。日军又借口有一个日兵进城失踪,要求进入苑平县城搜查,我军坚决予以拒绝。7日拂晓,日军向县城开炮,步兵逼进城根,担任守城的我旅第二一九团立即予以还击,日军没有想到我军竟敢反击,伤亡甚多。第二天日军不攻城了,要求讲和。10日至15日又几次攻城,都被我军击退,17日以后又要求讲和。就在几次讲和期间,日军从山海关外调队增援,到部队调齐,又来进攻,日军田代司令官乘马到丰台视察阵地,被我军击中。不久,北平又发生了广安门事件,日军在夜间由城外要求通过广安门进城,我军加以阻止,双方发生了冲突。在廊坊车站,日军又向我军进攻。日军特务机关长松井向宋哲元提出最后通牒,要求撤退八宝山的三十七师部队,否则立即行动,宋予以拒绝,战事就又爆发扩大了。

七七开始后,我军士气旺盛,10日夜间,在卢沟桥的我军一连,竟能击退九辆日军坦克车,这样类似的事还很多。

此外,工农群众的帮助,也起着很大的作用。卢沟桥头的宛平县城,被日军数十门大炮猛轰,始终没有攻破,就是得力于长辛店铁路工人的支援。我军早在几个月以前,就把城墙下边挖空,长辛店铁路工人弟兄们运来枕木铁板和铁轨,帮助我军筑成坚固的阵地,等到战事爆发后,我军立即进入阵地,使日军大炮无法发挥威力。农民弟兄们不怕危险,主动地争先恐后,帮同运输弹药、食物,抬送伤兵、药品,这些都给了我军以莫大的支援和鼓励。

730终因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我率领部队到达长辛店,晚间撤退了宛平城内的部队。当时宛平城一片死寂,老百姓惊疑地望着撤退的士兵,士兵们也都洒泪离城,全军向保定进发,从此中国人民英勇的抗日战争全面开始。

(选自一九五七年七月七日《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