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春秋
忆徐老
录入时间:2011年01月16日 来源:根据贾生财同志1982年3月5日访谈记录整理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1934年开始,我搞地下联络工作,与刘培万(外号三洋人)①接头,经常在乱石头川一带活动,主要是掌握三边一带的敌情。
红军到吴起镇的当晚,我接到定边县革委会秘书马仰西的鸡毛信,内容是中央红军已经到达吴起镇,要很快动员群众给中央红军送粮。我连夜动员南沟门附近的七八户群众,20日鸡一叫,赶了十几条毛驴动身向吴起镇出发。当我们赶到李砭村时,高万也领着五六个人赶着十几条毛驴动身了。到了吴起镇,我看见后街贺石湾的院子里、石崖下都住满了军队。我们把毛驴赶到关帝庙后边的油房院,徐老(徐特立同志,听中央红军称呼徐老)负责收粮,粮食过罢斗后全倒进一孔石窑洞内,付给每个送粮的一些银洋,并让第二天继续往这里来送粮。
其他人都回去了,徐老把我留下帮助过斗。午后,送粮的群众渐渐少了,徐老和我拉起家常来,他问:你家有几头牛,种多少地?”我答:只有一头牛,种了十几垧地。这时进来一位衣服单薄而褴褛的战士冻得直哆嗦,我随即脱下一件羊皮褂子送给他。他不肯要,徐老点头后他收下穿在身上走了。徐老接着问:哪里有狗窝?”我听不懂,徐老连比画带解释后,我才明白了,原来是指窨子(即在石崖上打的洞,洞内可藏人、藏物)。我说头道川川口就有高七宝②的一个窨子。徐老急着让我领他去看一看,随即我们相跟了几个人到后街,我指着窨子的位置让徐老看罢后返回。
21日拂晓,吴起镇西山上的战斗打响了,前面是军队,后面是担架队。我跟着担架队向山上走,只听见枪声响成一片,我军战士一直向西追赶。此时,高七宝的窨子也被打开了,徐老让我负责向回运粮。我走到窨子里,发现没有高七宝,只捉住了侯岔的高忠(土豪,后处决于吴起镇),其余群众全部放走。我们把粮食运回驻地,看见院子里已堆放了许多缴获敌人的枪支弹药。
太阳落山时,我和徐老及徐老的几位随从人员在吴起镇后街头(乱石头川口)边散步聊天,边察看地形地貌。这时在山里躲藏的杨木匠的母亲,领着七八岁的孙女正往回走,过河时不慎跌入河内,衣服全湿了。徐老立即跳进河里,将杨母及其孙女搀扶过河。看到这种情景,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我们立即动手拾了些柴火燃着给徐老烤衣服。
中央红军在吴起镇时,我跟随徐老活动了两三天。我们乱石头川的群众总计送来约30000斤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