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春秋
伍修权回忆录揭秘审判江青现场
录入时间:2011年01月16日 来源:摘自《伍修权回忆录》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在湖北省博物馆展出的一件特殊展品一件藏青色制服,吸引了不少参观者的目光。它是伍修权的生前遗物。伍修权之女伍连连女士说:这件看似普通的衣物,却是父亲生前最珍视的服装之一,它是28前年那一令世人注目的历史性审判的见证,非常珍贵。

  专为审判制作服装

  这件衣物陈列于省博综合楼4楼荆楚百年英杰展览革命志士展厅,下方有一段介绍性文字:“1980年冬,伍修权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副庭长兼第二审判庭庭长,参与主持了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审判。这是他当时所穿的法官服。

  这件法官服并无特殊处,就如同过去的干部装。据参与该文物征集工作的省博陈列部张淑兰女士介绍,当年公开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十名主犯,是国内外关注的大事,当时我国法官尚未统一着装,为显法律庄严,中央给每位参与审判的工作人员统一做了制服,审判人员是藏青色,检察人员和律师是深灰色。这件衣服就是伍修权当年参加审判时穿的。“2004年秋天,我们筹备荆楚百年英杰展览时,专程上北京与伍修权子女联系,在伍老众多遗物中,我们挑选了这件具有特殊意义的衣物和一件普通军装。

  为了镇得住那些人

  省博信息中心李炎胜说,19806月,中央成立了一个由彭真同志主持的审判工作指导委员会,成员有7人,伍修权为成员之一。他被推选入这个领导小组,主要是考虑到受审的主犯中有许多是军人,还都是红军时代就参加革命的老资格,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来担当重任,而伍老无论在资历还是声望上能够镇得住这些人。特别法庭分为第一审判庭和第二审判庭(即特别军事法庭),第一审判庭负责审判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和陈伯达五名文职人员。第二审判庭负责审判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和江腾蛟五名原军人主犯,由伍修权担任庭长。

  伍连连介绍,父亲生前常以能参加这次审判为荣幸,他曾说,这次审判是我一生中光荣而重要的一页,在我年过古稀时还能参加这一工作,亲自审判这批阴谋家、野心家,真是不虚此生。因而父亲对这件衣服及其他相关物品格外珍视。

  小时候演过法官

  伍连连还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件有趣的小故事,审判工作全部结束以后,伍老利用休假又回了一次武昌。一位小学时的同学对他说,在审判期间他们几乎天天在电视上看见他,并说他很早就当过法官,这次又当了法官,已经是老资格了。经同学这么一说,伍修权才想起过去上学时,学校排演过一出有法官的戏,他演戏中的法官,在台上也审判了几个戏中坏人。晚年的父亲也常常向我们回忆起他小时候的事,他说,人的一生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他从少年时期做戏剧舞台上的法官,到老年时期当了真正的法官,不仅说明了他个人一生走过的道路和发生的变化,也生动地反映出我们整个国家的巨大发展,和社会生活的深刻变化。

  伍修权回忆:最后的宣判

  1981125日上午,第一庭和第二庭的十名主犯,又全部押到一起,听取对他们的判决。

  这天法庭里的气氛似乎显得格外庄严肃穆,旁听席上早已坐满了人,都屏息等待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宣判。

  十名被告也显得十分紧张,他们也急于想知道自己将受到什么样的惩处。开庭以后,由江华庭长宣读判决书,由于判决书很长,由江华庭长和我分别宣读。判决书的最后,就是对这批罪犯的判决了。

  江青这个人尽管平时装腔作势,这时也沉不住气了,当江华庭长刚念到判处被告人江青死刑时,还没等念出缓期二年执行,她就慌忙叫喊起来。由于这天是最后审判,不需要犯人回答问题,被告席上就没有安话筒,江青喊了些什么,许多人都没有听到,不过她正好冲着我,我听到她喊的还是什么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还有什么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

  待宣读完对江青的判决,法警立即给她戴上了手铐,这时全场破例地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由于江青企图挣扎和还想喊反动口号,头发也散乱了,装的架子也没有了,显得十分狼狈和滑稽,使这个本来十分庄严的法庭里,出现了一点闹剧的气氛。

  我看到江青还想捣乱,立即下令道:把死刑犯江青押下去!当时我也是太着急了,竟少说了一句话,应该先说一句由于江青违犯法庭规则,破坏法庭秩序,再依法将她押下场。事后想起来总觉得有点遗憾。当全部宣判完毕,并由江华庭长宣布将十名罪犯押下去交付执行时,全场又洋溢起了无法抑制的欢庆胜利的声浪,我作为这一伟大历史事件的参与者,内心也觉得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