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春秋
秦俑发现记
录入时间:2011年01月16日 来源:《考古中国:秦始皇兵马俑发现记》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19743月,陕西临潼县某村民在秦始皇陵东1.5公里处打井时,意外地发现一个长方形的秦代兵马俑坑,1976年又有两处兵马俑坑出现在世人面前,三个坑的总面积为22780平方米。

地下军阵向两千年后的人类发出信号

1974年初春,严重的旱情威胁着中国西部八百里秦川,坐落在骊山脚下的西杨村也不例外。奔走了一下午的西杨村生产队队长杨培彦和副队长杨文学,站在柿树园一角的西崖畔上,眼望着这片只长树木、不长庄稼的荒滩。杨培彦终于下定决心,挥起镢头在脚下石滩上画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就在这里吧。

此时的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不规则的圆圈意味着什么。

翌日晨,以西杨村杨全义为首的杨新满、杨志发等6个青壮年,挥动镢头在杨培彦画的圆圈里挖掘起来。他们要在此处挖一眼大口径的井,以解决燃眉之急。

当挖到1多深时,出乎意料地发现了一层红土。这层红土异常坚硬,又一镢头下去,只听到的碰撞声,火星溅出,却无法穿透。这是一层大约 30厘米厚的黏合状红土,很像烧窑的盖顶。

不到一个星期,这口直径为4的大井就已深入地下近4。他们手中的镢头离那个后来震惊世界的庞大军阵,只有一步之遥了。

历史记下了这个日子——1974年3月29。当杨志发的镢头再抡下去又扬起来的瞬间,秦始皇陵兵马俑军阵的第一块陶片出土了。同时,井下也有人发出惊呼:“瓦爷!摆在面前的是一个陶制人头,形象极为恐怖。只见这个人头顶上长角,二目圆睁,紧闭的嘴唇上方铺排着两撮翘卷的八字须。

随着镢头的劈凿、铁锨的挥舞,一个个陶制俑头、一截截残腿断臂、一堆堆俑片,被装进吊筐拉上地面,抛入荒滩野地。

在离地面约5的深处,大家发现了青砖铺成的平面台基,同时,还有3个残缺的弩机和无数绿色的青铜箭头。这是地下军阵向两千年后的人类发出的一丝信号。尽管一时还不能辨别是不是秦砖,多数人还是很快将秦砖哄抢一空。

内参惊动江青,李先念紧急批示

这年5月底,由于一位不速之客的偶然闯入,使这支地下大军绝处逢生。这就是新华社记者蔺安稳。蔺安稳是临潼县北田乡西渭阳村人,1960年高中毕业后考入西北政法学院新闻系,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新华社总社工作。他这次回临潼,是探望妻子以及家人。就在这次探亲时,他从妻子口中得知文化馆收藏了农民打井挖出的陶俑。他当即断言:这是两千年前秦代的士兵形象,为国家稀世珍宝。

624,蔺安稳匆匆乘火车回到北京。当天晚上他找到大学时最要好的同班同学王永安,原原本本地向王讲述了这次返乡的奇遇。

王永安在人民日报社评论部工作,由于工作关系,他听到秦始皇陵附近发现高大的武士俑,极富政治敏感的王永安立即意识到,这是研究秦始皇法家路线的重要实物资料,万万不能放过。

但围绕如何写稿的问题,王永安考虑了一阵又说道:这么重大的考古发现,没有经过省、中央文物考古部门的认定,一下子见报恐有困难,不如先在《人民日报》发内参,如能引起中央领导的重视,到时候再说下一步。

但当时批儒评法的报道压倒一切,任何重要的公开、内部报道都得先送姚文元审阅。怎样才能闯过姚文元这道关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稿子与批儒评法挂上钩。于是王永安提笔在导语的末尾加上了这样几句话:这批武士俑的发现,对于评价秦始皇,研究儒法斗争和秦代的政治、经济、军事,都有极大的价值。

姚文元接到此稿,很是赞赏,当即批了可发二字,并在第二段把秦始皇凭借武力统一了中国,改为秦始皇用武力统一了中国

1974年的中国,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和以江青为首的两股政治力量的权力搏杀已到了生死攸关的关头。就在江青等人绞尽脑汁四处搜集所谓法家的言论和实物,以便为其政治目的服务之时,秦始皇陵出土武士俑的内参被江青看到了。在惊喜之余,这个已是大权在握的女人,又为内参所言临潼某些领导同志出于本位主义考虑,不愿别人插手,因此一直保守秘密,没有向上级报告这件事很恼火,她立即打电话给姚文元,让姚转告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对临潼某些领导的做法要严加追查。姚文元立即向国务院分管这项工作的副总理李先念转达了江青对此事的态度。

李先念更是不敢马虎,将蔺安稳写的内参紧急批转给分管文物工作的国务院副秘书长吴庆彤和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

王冶秋看到文章时,一股难以名状的喜悦与兴奋划过脑际,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尚有珍贵文物出土,的确令人激动不已。在他的指示下,一支精干的考古队伍成立了。

神秘老汉指点一号俑坑位置

1974715下午,杭德洲、袁仲一等考古队人员来到西杨村,围绕村民原来发掘的俑坑向外扩展。没想到发掘了半个月以后,连俑坑的边都没摸着。这太令人惊奇了。怎么还有没边的俑坑?考古人员觉得有些不对劲。

正在大家踌躇不前时,一个神秘的老汉出现了。

在开始钻探的第一天,一个年逾七旬的白发老汉,斜坐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眯着眼朝发掘工地看。太阳西沉,当程学华等考古人员拔出探铲要休工时,白发老汉从树下慢慢地走过来,向持铲的程学华问道:“你铲的地方有没有?

只顾收铲的程学华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反问一句:你看有没有?

老汉不再作声,怏怏而去。第二天依旧如此。

当探铲移至离俑坑100处时,老汉又无精打采地走到程学华跟前:你铲的地方有没有?一样的问话。

你看有没有?一样的回答。

这次老汉不再离去,表情有些愤然,说话变得生硬起来:我不是问你吗?是你在铲,又不是我在铲。

程学华抬头仔细打量了老汉一眼,见老人生得鹤发童颜,仙风道骨,颇有几分仙气与神韵,他似乎感到了一点什么,口气缓和下来,坦诚地回答:我看地下好像有,可是……”他把不太敢相信几个字又咽了下去。

老汉眯着眼睛微微一笑:你跟我来。

大约离井口200的地方,老汉停下来,依然面带笑容地对程学华说:你不用铲了,俑坑的边就在这里。

啥?你这老汉不是开玩笑吧?

信不信由你。老汉依旧微笑着。

翌日,程学华按照老汉指点的位置,半信半疑地开始钻探,果然有陶片被提了上来。再继续西探,未发现陶俑的踪迹。老汉的话被证实了。一年之后,整个俑坑被揭开,事实证明那位白发老汉所指的位置完全准确。

经过大约半年时间,考古人员大体弄清了俑坑的范围和内容,这是一个东西长230、宽62、距地表4.56.5,共有6000个左右武士形象的陶俑组成的军阵。如此规模庞大的军阵,令考古人员目瞪口呆。此坑定名为秦俑一号坑。

秦俑一号坑中戟与铭文的出现,证实了眼前的兵马俑坑确与1.5公里外那座高大的秦始皇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