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春秋
亲历渡江战役
录入时间:2011年01月16日 来源:《检察风云》2009年第13期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2009422日,人民解放军的战旗胜利插到长江南岸。渡江战役时的团长秦镜如今已满头华发:那种惊心动魄的场面,一辈子都忘不了。

亲历百万雄师过大江  决心将革命进行到底

  战端未开,结局已定。”80岁的军事科学院百科研究部原副部长王辅一将军,当年是第三野战军政治部主任唐亮的秘书。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总兵力已下降至204万人,作战部队仅为146万人。

  19491月,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已经由全面内战爆发时的120万人增加到358万人。王辅一说,在数量上,我军已由长期劣势转化为优势。

  但蒋介石不甘心就这么退出历史舞台。他最后的凭依就是长江。

  83万曹操大军赤壁惨败,始有三国鼎立;南北朝对峙近百年,皆因长江阻隔……在熟知历史的蒋介石看来,再来一个南北分治,就靠长江了。

  在宜昌至上海间1800余公里的长江沿线,蒋介石部署了115个师约70万人,其中京(南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部75个师约45万人布防于江西湖口至上海间800余公里的地段。国民党海军100多艘舰艇日夜沿江巡弋,空军4个大队随时待命。

  蒋介石制定的京沪杭地区的作战方针是:以长江防线为外围,以沪杭三角地带为重点。以淞沪为核心,坚守淞沪,与台湾相呼应。与此同时,蒋介石还搞起了缓兵之计。王辅一说。为获得喘息之机,以便将残余部队全部调到长江南岸,坚守长江天险,从而达到划江而治的目的,蒋介石再次玩起假和谈的伎俩。

  毛泽东识破了蒋介石的图谋。

  淮海战火未灭,毛泽东指示淮海战役总前委:“……最后地完成渡江的诸项准备工作,即举行渡江作战。

  194812月底,毛泽东专门抽出两天时间为新华社写了一篇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

  我们认真学习了这篇文章。时任2369205团团长的秦镜回忆,我们认识到,只有打过长江去,才能缔造新中国。

  在长江这样最宽处5000米、最窄处2000米的河面上进行大规模作战,在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长江边有这样一首童谣:长江长,长江宽,燕子也得飞三天;海无边,江无底,秤砣掉下不落底。’”时任27军侦察营侦察排长的徐法全说。

  渡江战役总前委决定,将已在安徽安庆至江苏张黄港地段沿江北岸展开的第二、第三野战军各部队,以夺取南京为中心,分别组成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

  东集团,由第三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参谋长张震指挥,在南京浦口至南通的张黄港渡江。

中集团,由第三野战军副政治委员谭震林指挥,在芜湖裕溪口至枞阳镇段渡江。

  西集团,由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副政治委员张际春、参谋长李达指挥,在江西湖口至安徽枞阳镇段渡江。

  为争取与国民党政府谈判达成有利于人民的协定,我军在完成渡江作战一切准备之后,还曾经几次推迟渡江时间。王辅一说。

  然而,1949420日,国民党拒绝接受双方代表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历时20天的和谈破裂。

  渡江战役的大幕拉开。

  打响渡江第一枪

  打响渡江第一枪,有点意外。王辅一说,中央原定的渡江时间是422日,汤恩伯部队大规模换防情况被27军渡江侦察大队获悉,我军就趁敌军混乱之际,提前打响了渡江战役。

  后来被拍成电影《渡江侦察记》,至今仍广为流传的渡江侦察的传奇故事,发生在中集团聂凤智所率的第27军。

  作为当年27军的一名侦察排长,尽管徐法全被临时配属到35军,但他对老战友齐进虎的传奇经历了如指掌。

  齐进虎率领侦察小分队潜入敌人驻防的黑沙洲,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岛上隐藏了十几天。后来,借助一只木盆漂了回来。徐法全说,一只木盆可以渡江,说明长江并不是不可征服,敌人的长江防线也不是牢不可破的。

  得知敌人第88军与第20军正在换防,聂凤智立即向上级报告。

  总前委马上向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建议,趁敌换防立足未稳之际,立即打响渡江战役。王辅一说。

  1949420日晚11时,中集团总指挥谭震林下令渡江。转瞬间,上千只木船直冲对岸。

  每一支船的船尾都点了一盏小红灯。王辅一说,这只小红灯的前、左、右三个方向都不透光,只有靠后方才能看见。战斗打响后,从江南岸往北看,仍是一片漆黑,但如果从江北往南岸看,则可以看见无数只小红灯在闪烁,非常壮观。

  中集团渡江的对岸,国民党军队在悬崖峭壁上构建了数不清的地堡,炮弹如暴雨一般倾泻在江面上。

  如今,船工张孝华驾驶的渡江第一船静静地躺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内,供游人参观。

  在长江上与风浪搏击了20多年的张孝华主动报名参战,被编在2779师第一突击队第一组第一艘船上。出发半个小时后,张孝华这艘冲在最前面船只接近南岸。

  王辅一说,渡江中,敌人疯狂阻击,不少战士和船工中弹,落入水中。

  整个渡江战役期间,有成千上万个张孝华式的群众无私地支援解放军。王辅一说:我们是人民用双手托着送过长江的!”

  仅一个晚上,中集团30万大军便在裕溪口至枞阳镇段20余公里的战线上,以锐不可挡之势,胜利地渡过了长江。

  蒋介石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天堑瞬间就破灭了。王辅一说,中央军委和渡江战役总前委有一个规定,战斗部队过江一个营,师长就要过江,过江一个团,军长就要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