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委员会
 
主任
  • 杨志刚
副主任
  • 王安龙
  • 姜长智
  • 程建国
  • 崔荣华(女)
  • 李  炜
办公室主任
  • 高小青(女)
规划管控:打通城市风道的“经络”
“主动式引导”+“被动式优化”
录入时间:2016年06月02日 来源:各界导报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记者 唐冰
 
  “如果我们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五十公里的口子,世界屋脊还留着,把印度洋的暖风引到我们这里来,试想一想,那我们美丽青藏高原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不算,还得变出多少个鱼米之乡!”这是电影《不见不散》里一个经典片段,葛优所言虽系玩笑,却反映出了大自然风雨之力对于人居环境的重要影响。
  今年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将风道建设纳入城市规划和管理,统筹规划建设城市绿化带”。
  “风道建设”规划如何做好顶层设计?“风道”如何建设?日前,省政协副主席刘新文率省政协提案委部分委员,就“将风道绿道建设纳入城市规划管控”进行专题调研。
  “建设城市风道,就是通过在城市规划中引入气候规划,保证城市主风道的畅通,把郊区的风引进市区,增加城区空气流动,加速空气污染物的排出与消解,促进大气良性循环。”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博士、省决咨委“西安城市风道景区建设”课题项目组专家薛立尧说,虽然风是捉摸不定的,但我们可以在掌握风道基本情况的基础上,通过在城市空间、城市绿地建设上做出合理规划,保证风道通畅。
  “其他季节还好,一到了冬天,就觉得西安城里没有一丝风,现在西安的风道都有哪些?”面对雾霾,有委员质疑。
  据介绍,西安目前有两个既有风口,分别是位于城市东北方位的“新筑—浐灞”风口和城市西南方位的“丈八—太白”风口。“还有两处潜在的风口,即位于城市正北方位的‘草滩—汉城’风口,和位于城市东南方位的‘杜陵—曲江’风口。”薛立尧说,“要引风入城有两个前提,一是风口不能有高大建筑物阻挡,二是风口不能被污染。”
  在省住建厅编制的《关中城市群核心区规划》中,提出划定城市绿廊边界,构建城市风道系统,并对风道控制线、控制线内建筑高度等做出了明确要求。
  省住建厅副厅长韩一兵表示,由于我省大部分城市绿化建设以块状绿地为主,且规模不等,没有形成贯穿于城区的绿地系统、公园序列、生态链条,导致绿地建设系统性差,城市风道建设也缺乏良好的基底条件。
  作为我省城市风道建设的首个试点,西安在去年出台政策,要求“风道”内禁止建设高楼,对“风道”进行严格保护。
  从全国省市来看,除北京在今年年初提出将建5条“城市风道”外,上海、杭州、南京等地也先后将风道建设相关内容纳入了城市建设相关规划中。其中,武汉主要在城市内外广泛布绿,用六条生态绿色走廊,构成了六条“风道”,最窄二三公里,最宽十几公里,使武汉夏季最高温度平均下降了1℃至2℃。
  在西安市新城区,一条宽140米、全长5.4公里、规划面积达17.63平方公里的幸福林带正在建设。未来,这将成为西安城区最大的“绿色走廊”,为西安增加1025亩绿地,并与现有兴庆公园、交大、理工大校园绿地点面呼应,构成连通浐灞生态廊道与明城墙环城绿带的横向通风廊道。
  “高强度的城市开发建设欠缺对通风因素的考虑,一些高大建筑区往往成为了‘风阻’地带。”省气候中心主任陈卫东认为,以目前状况来看,城市规划和风道建设规划都需要在科学检测基础上进行。
  “那些已经建成却又阻碍风道的高楼,现在也不可能强行拆掉,只能自然淘汰。在今后城市规划中,城市‘风道’建设应优先考虑。”座谈会上,省住建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委员们建议,可将城市风道建设、绿道建设与景区建设、生态环境甚至海绵城市建设相结合,对风道建设进行“主动式引导”和“被动式优化”,打通城市风道的“经络”。
  “尽管城市风道建设无法在短时间内取得成效,但这一问题应从长远出发,尽早纳入顶层设计,成为治污减霾的中长期措施。”委员们同时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