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让监督实效切实起来
录入时间:2017年01月23日 来源:人民政协报 [ 关闭本页 | 打印本页 字体: ]

  刚刚过去的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起步之年。这一年,人民政协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决策部署,坚持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作用,调查研究扎实深入,协商议政成果丰硕,民主监督实效增强,团结联谊广泛拓展,为实现“十三五”良好开局作出了重要贡献。

  2016年10月,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会上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是其引人注目的原因之一。这个条例第一次以党内法规的形式把一些监督主体的监督职责或责任、权利固定了下来,而明确规定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就是这个第一次中的华彩一笔,因为这是执政党的历史上第一次把人民政协民主监督写进党内法规。

  时光回溯到2016年3月4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开幕的第二天,在小组讨论中,“民主监督”成为了被委员频频提及的热门词汇。“今年常委会工作报告中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关于民主监督这部分内容。我强烈地感觉到,民主监督的敢为意识,体现在每一项履职工作中。”“全国政协围绕重大方针政策,重大群众关切进行了调研、监督,做到了民主监督工作有计划、有抓手、有载体、有实效。”“可以期望政协民主监督工作在今年会出现新局面。”……这些发言,流露的是委员们对政协发挥民主监督实效的热切期盼。

  这一前一后,执政党的主张和政协委员的期盼完美契合。

  回首2016年全年,民主监督的确是全国政协履职的关键词之一,这个沉甸甸的“第一次”,赋予了人民政协新的重要使命。政协的民主监督是为了更好地协助我们党全面从严治党,始终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从这个角度看,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广大政协委员不辱使命,使政协的民主监督始终行进在正确的轨道上,取得了让人欣喜的实效。

  “软监督”发挥“硬作用”

  政协不是国家权力机关,政协的民主监督也不同于权力监督,它建立在巩固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上,是一种增进共识的协商式监督,而不是为了“挑刺”和“对立”,最终目的是帮助党和政府改进工作。因此,政协的民主监督要致力于坚持和维护党的领导,始终紧紧围绕党和政府中心工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2016年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中强调,“要聚焦中共中央重大改革举措、重要政策贯彻执行情况和“十三五”时期重要约束性指标的落实,准确定位,把握方向和原则,以组织监督性强的视察调研活动为主,多种形式配合,增强监督实效。”这段话进一步明确了民主监督的内容和形式,为2016年全国政协民主监督工作定了调子。

  这一年,从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建设到政府权力清单制度落实情况,从自然保护区建设与管理到无障碍环境建设运行,全国政协的民主监督贯穿在多项视察调研活动中,议题都紧扣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着重围绕推进党和政府的决策落实做文章。除了视察调研,全国政协还利用协商活动、委员提案、大会发言、视察调研、反映社情民意信息和委员来信来访等多种形式发挥民主监督职能,切切实实起到了帮助党和政府改进工作的作用。

  从表面看,政协的民主监督没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性,是一种“软监督”,但实际上,正因为不是国家权力机关,也不是一般的团体和社会组织,不代表某一方面的具体利益,这种监督运用得当,反而能够发挥出“硬作用”。

  政协联系广泛,是执政党和政府与社会各界的桥梁纽带,各界别委员可以平等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可以更好地传递最前沿、最真实的各方声音,协调各方关系、化解潜在冲突,增进沟通了解,形成合理共识。事实证明,只要政协把握好问题导向,广开言路,本着“帮忙”的态度进行监督,政府部门不仅能听,而且听得进去。

  这一点,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的委员们有深切感受。2016年,他们组织了多项与法治有关的调研,始终围绕推动部门工作前行,避免陷入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的“空循环”,民主监督取得了实质性成果。“我们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民政部、人社部、安监总局、国务院法制办、全国总工会等单位建立了密切联系,推动了不少政策的出台和落实。”谈到全国政协社法委在民主监督方面开展的工作时,社法委驻会副主任吕忠梅举例说,委员会自2013年开始关注建筑工人工伤维权问题,至今已连续三年对该问题进行跟踪,开展了推动文件出台、监督文件落实的系列活动。再比如2016年召开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专题协商会的综合报告,不仅得到中央领导批示,最高人民法院、国务院医改办等单位还主动反馈落实情况。

  制度化的监督成果

  政协的民主监督没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性,主要依靠“督得准确、说得有理”来发挥约束力和监督的作用,因此,要客观反映党和政府工作的实际情况,必须做到公正、全面、合规律性。如果调研不充分,了解情况不到位,不能真实地反映不同的声音,就可能让民主监督流于形式。

  2016年6月,全国政协开展“劳动法律法规贯彻执行情况”视察,由全国政协副主席齐续春带队,先后走访了广州、东莞、深圳三地不同规模、不同所有制类型的企业十余家。视察期间,常常能听到一口浓重的山西口音:“这是我的联系方式,给我一张你的名片。”人社部原副部长杨志明委员每到一家企业,都主动找企业负责人交换联系方式,为进一步收集资料做准备。他希望能得到每家企业劳动合同签订情况、用工类型、社保缴纳情况等一手数据,为科学建言提供可靠依据。

  这种追求客观和科学的精神,在视察团每一位委员身上都能见到。每到一处,委员们都仔细察看、详细询问,就如何为推进构建新型和谐劳动关系建言搜集线索。“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来帮大家出主意想办法。只有了解问题才能解决问题,希望大家一定要讲实情。”视察中举行的座谈会上,面对有些拘谨的职工和企业代表,视察团副团长、全国政协副秘书长邓宗良坦诚地鼓励大家敞开说。

  政协的民主监督不是权力监督,它也不同于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其政治性、程序性和组织性较高,能够将离散状态的批评意见建议凝聚为系统的、制度化的监督成果。

  2016年召开的“自然保护区建设与管理”双周协商座谈会,就体现了政协民主监督的制度化优势。为了给会议作准备,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组织专题调研组,于7月下旬、8月上旬分赴内蒙古自治区、西藏自治区开展监督性调研。调研中,草原的保护水平得到了调研组的肯定,但在和草原牧民们的交谈中,大家也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

  “现在放牧的地方少了,保护区的草原我们都进不去了”、“说有规定要保护草场。冬天牧场转移,路更长了。这对我们的影响还是挺大的”、“我们就是靠草原生活的,不让进,那我们的牛羊怎么办”……

  原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规定,“严禁在保护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等一切人类活动”,这使依靠草原为生的牧民不得不放弃一些优质草地,另寻他处。

  现行《条例》自1994年10月颁布实施,在规范管理自然保护区建设发展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颁布已22年之久的《条例》,相当一部分规定与实际情况产生了较大矛盾。一路走来,调研组向内蒙古和西藏有关部门详细了解了很多“难言之隐”,比如《条例》对保护区内的土地权属没有作出规定,政府部门多头管理、交叉管理等等,他们一条条梳理总结后,带到了双周协商座谈会上,与有关部门协商探讨,共同寻求解决之道。

  靠的是“以理服人”

  政协的民主监督是寓监督于支持之中,不仅要发现问题,更要出谋划策,多提解决问题的建设性意见。民主监督靠的是“以理服人”,靠的是真知灼见,因此,要提出高质量的监督意见,才能有高质量的监督成果。

  “加快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建设”是2016年全国政协协商计划中的一项议题。食品安全是“生产”出来的,也是“管”出来的。这个“管”字大有讲究,它涉及多个部门多个环节,从法律法规、制度建设和政策措施,其中的“门道”外行很难看透。为此,2016年9月,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就此议题与民盟中央展开联合调研,由全国政协副主席卢展工、陈晓光分别带队,十余位常委、委员参加,四个部委相关负责同志受邀同行,这样强大的阵容,为高质量的建言打下坚实基础。

  调研组在湖南、福建走访了多家餐饮和生产加工企业,委员们意识到,个体经营户、农村个体农户的大量分散与基层监管力量严重不足是一个突出的矛盾。在调研中,他们从各自的专业领域和实践经验出发,提出了多条“精准”的建议,条条直指问题核心。

  “我从农业部门了解到,目前的个体农户70%都是分散经营,没有纳入任何组织形式。”两次参加调研的王修林委员认为,组织化程度低必然给管理带来很大的压力。他建议,规范从生产领域进入流通领域的商业模式,“简单地说,通过流通领域的监管,倒逼生产的组织化和规模化,引导农户散户往组织化规模化方向发展。”

  农业部提供的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我国97%的乡镇建立了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机构。田惠光常委提出,下一步还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加强监管的力量。

  基层的检验检测技术手段如何,是两次参加调研的岳秉飞委员的关注点。“食品监管可不是靠监管人员的‘火眼金睛’辨识的,现在最大的风险是化学性风险,通俗说就是农药、兽药和添加剂。”

  不光是检测技术手段的不配套,食品安全标准缺失的问题也比较突出。调研组副组长、国务院食安委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刘佩智提到了一个数据:“现在农药、兽药残留的标准仅有5432项,和欧盟差距很大。”“国家食品安全标准体系目前只关注已知风险,对没有标准的未知风险既无法检验,也不能做出不合格判定。”福建省检验检疫局局长宇方成建议,取消“负面清单”,在标准制定中全面推行“正面清单”,将国家已经批准可以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农兽药等化学投入品列入其中,并制定限量标准。对未列入的其他成分,应规定不得检出。

  政协委员往往是高层次人才,或在政治上有影响,或在经济上有成就,或在学术上有造诣。政协民主监督也表现为一种高层次的监督,会产生一定的社会影响。民主监督活动要起到增进共识、凝心聚力的作用,就需要确保其在程序化、制度化的轨道上运行。2016年全国政协每一项监督性调研和履职活动,无一不是经过大量的前期策划和精心准备,在这个过程中,政协民主监督的组织领导、权益保障、知情反馈、沟通协调机制也在不断地完善。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民主监督真正落到实处,使政协提出的意见、建议和批评及时地传递到党政决策层,为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贡献力量。(记者 谢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