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做好三个结合

时间:2016-10-28 11:29 来源:省政协研究室理论处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陕西省委会副主任委员,长安银行监事长周新生建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做好三个结合:
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推进相结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推进属不同方面的改革,但四者在一些领域有交集,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涉及到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推进,或者说,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推进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涵。例如,去产能、补短板的过程或途径需要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实现,其本身就有可能是国资、国企改革或混合所有制推进的过程,而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推进涉及的要素再配置所导致的结构调整或转型,其本身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因此,为了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尽快达到应有的成效,应注意其与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推进相结合,以取得一石二鸟之功效。一是尽可能将几项改革方案统筹顶层设计、协同安排、有效对接,作尽可能的结合。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涉及国资和国企去产能的应尽可能优先纳入国资、国企改革名单,或者混合所有制改革名单,通过国资、国企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手段和方式或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手段与方式叠加达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目的。三是属于补短板的,尽可能统筹纳入国资、国企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名单,通过资源整合、合并重组等方式达到目的。
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注意与金融手段运用相结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尽可能靠市场的力量和手段运作,这就要注意运用金融平台和手段实现其改革。一是对涉及补短板的领域,通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和投资公司以及充分利用现有上市公司平台和借助于证券市场实施资本运作规划,扩大再融资规模,开展资产证券化和并购重组等途径,以及通过扩大股权、发行优先股和可转换债券等直接融资,发展应收账款融资、支持运作规范、偿债有保障的企业发行公司信用债调整债务结构等方式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投资力度;通过鼓励优势产业集团发起设立特色产业基金、支持产业基金和创投类企业基金业务加快发展、不断提高基金市场化运作水平和管理能力、支持地方开展小微企业融资担保代偿补偿等业务拓宽融资渠道等方式加大对短板产业的支持力度;通过发展能效贷款、排污权抵押贷款等绿色信贷、并购贷款等开展兼并重组等方式支持短板产业。二是针对处置僵尸企业涉及不良资产收购资金体量大、处置和退出期限长的特点,在法律法规和政策框架内,运用多元化金融手段处置不良资产。具体建议有:探索吸引社会资本设立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基金,通过地方性资产管理公司和私募市场平台引入各路民间资本运作不良资产;引入结构性安排,让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者购买不同层次的收益权,同时采取增信、流动性增强、现金流缓冲和各种分配技术,实现资产现金流与证券现金流的相互匹配等方式化解和盘活不良资产;借鉴国外成熟市场的经验,设立金融企业不良资产交易所,提高资产的流动性和处置价格透明度;采取“PE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资产证券化模式等。
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产业兴衰机制的建立和完善相结合。在市场机制完善和政府干预有效的状态下,产业供给侧不应该有产能过剩、僵尸企业和短板的长期存在。如果存在这种状态,则说明市场出清和产业的兴衰机制出现了问题。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达到利长远之目的,必须在改革中建立与完善产业兴衰机制。一是对于涉及补短板的产业领域,一般处在产业的成长期或成熟期,在努力补短板的同时,应分析造成短板的原因,有针对性的建立和完善这类产业长效的支持机制。产业支持机制包括一系列支持政策手段及其组合运用,具体有:财政政策、金融政策、贸易政策、技术政策、规制政策、政府采购政策、价格政策等等。需注意的是在扶持政策手段选用上和组合上应尽可能与短板产业的发展目标相一致,以及不同支持政策手段的合理选择,全面考虑不同政策手段的成本和短期与长期因素、市场与非市场因素。注意把握政策手段运用的限度,尽可能通过市场和法律的手段补短板。二是对于去产能涉及的产业处于衰退期的,应分析衰退形成的原因,有针对性的建立和完善产业常态的退出机制。对衰退产业退出可以有减退和促退两种方式,前者是通过援助的手段,使其慢退,后者是通过调整或死亡的手段,使其快退。政策手段有加速折旧、转产、限产、停产、价格干预、市场保护、生产、技术方面的标准、员工培训、员工安置补贴、救济等。具体是慢退还是快退以及政策手段的运用,既要考虑经济因素,又要考虑文化、社会、政治因素;既要注意退出政策与产业组织和产业布局的调整相结合,又要注意在衰退产业所在地导入新产业和退出产业员工的再培训。
 
(民建陕西省委员会供稿)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