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章里看历史 收藏中品人生 ——西安毛泽东像章收藏家50余载不了情

许淼 时间:2018-02-12 08:33 来源:各界导报

  许淼为年轻人讲解毛泽东像章背后的历史故事


  □记者李鹏文/图 

刚刚结束了大明宫陶瓷艺术博物馆里的陶瓷像章展,许淼又应邀作客广播电台,分享他50多年收藏毛泽东像章的故事。对许淼来说,收藏像章既充实了生活,也带来了快乐。 

与像章结下不解缘 

说到毛泽东像章收藏,圈内无人不知许韧。他集设计、研究、收藏于一身,从他手中设计的毛泽东像章就多达100余套/枚(有的一套中包含5至6枚)。受周恩来总理批示,设计级别最高为“国字号”,用于出口的毛泽东像章就出自他之手。 

从小受父亲的影响,许淼、许荧兄弟俩也渐渐喜爱上毛泽东像章,并走上收藏和研究的道路。“父亲曾任西安高级中学历史教师,1966年陕西省像章办招聘像章设计师,父亲用半个小时画出的‘延安精神传万代’样稿脱颖而出,并最终成为兼职设计师。”许淼回忆,那时候设计像章并没有报酬,像章办就会拿出每次多生产出的一些像章赠与父亲,作为酬谢。 

“家里的像章多了,就拿出去和别人交换。那时全国已经掀起佩戴毛泽东像章的热潮,北京的前门大街、武汉的汉正街、广州的中山大街都是像章交换的聚集地。”许淼说,那时他常在自己外套内侧别满各式的像章,拿充裕的换没有的。 

后来像章热降温,散落在民间的像章也愈来愈少,这反而使像章成为一项收藏品。1993年毛泽东诞生100周年时,毛泽东像章再次进入人们视线,正式成为文物收藏中的一员。 

收藏像章5万余种 

“很多不了解具体情况的人认为,毛泽东像章是1967年到1977年的产物,实则不然。”许淼说,据考证,最早的像章可以追溯到1942年。“当时由李仲成、崔鹏等几位延安大学学员,把旧牙膏皮加热融化成铅锡液,浇注在红胶泥模具中手工制成。在工艺上保留着铅制品的原色,一共生产了十几个。” 

“毛泽东像章不仅数量多,而且种类也多。从内容、地域、外形、材料、时间等方面,都可以进行分类。”许淼介绍起像章如数家珍。从材料上分,以铝制为主,此外还有搪瓷、塑料、竹子、有机玻璃、铜、象牙和黄金等。从反映毛泽东历史活动角度,最早可追溯到青年时期,最晚截止于毛主席纪念堂修建时的“关门章”。像章中的毛泽东有全身像、半身像、标准头像、右侧头像和左侧头像等。同时,还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在一起的像章。像章的外型有圆形、长方形、不规则等五花八门。在他的收藏中,最小的像章是有机玻璃制的,直径1.2厘米;最大的像章是硬塑料制的,直径17厘米。 

“从像章热的兴衰中反映出了中国社会的变化。”收藏了5万余种像章后,许淼通过研究毛泽东像章分析发现,当年像章质量比较高的首推北京、上海等地。陕西省虽然轻工业水平比较低,但像章质量却居全国前列,这与军工企业集中是分不开的,而当时的青海、西藏地区由于轻工业水平低,设计的像章都是由上海等地代工制作。 

在反映社会、历史变化中,有的地方还制造出了“八个样版戏”像章,刘胡兰、焦裕禄、蔡永祥像章,庆祝中国与阿尔巴尼亚建交的“中阿友谊万岁”像章,以及反映一些群众组织成立的纪念像章等。 

从收藏品读人生 

收藏像章多年后,许淼也渐渐悟出一些收藏之道。他决定不再收散章,而是收集精品,开始走专题路线,现在分类150个专题。 

“很多人搞收藏,往往很盲目,觉得自己有钱,什么都收,到最后却不专。”许淼认为,社会上有很多掮客,收到东西就高价卖出。真正喜欢收藏,就应乐在其中,而不是想着通过收藏发财。 

收藏50余载,许淼、许荧兄弟俩研究出版了多本研究毛泽东像章的著作,在他们看来,小小的像章背后,反映的是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进程。他们有一个梦想,就是把毛泽东像章带出国门,让更多外国人也能欣赏到像章的美和背后的文化内涵。


【编辑:李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