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雄如:汗水浸润黄土地 二十余载为民心

流转 青贮 史雄 子长县 农村土地 时间:2017-07-13 17:20 来源:

 □记者 何欣润 实习记者 廖阳缘 文/图

 如果不是鼻梁上架着的那副朴实的黑框眼镜,见到史雄如时,你很难把他和“文化人”联系在一起。黝黑的皮肤,腔调浓郁的陕北口音,和每一个田间地头的陕北汉子无甚区别。他曾担任了延安市政协第四届、第五届委员会委员,子长县政协第七届、第九届常委,他还是子长县草原站站长,自1996年大学毕业至今,他一直扎根在陕北这片火热黄土上,工作在子长县畜牧系统一线,一干就是20年。

 采访的话题从个人介绍说起,让史雄如介绍一下自己。他有些木讷,寥寥数语就说完了自己的工作经历。谈到个人事迹,还是旁人的无意说起,才了解到他这些年来前后献血十五次、累计5600毫升,获得过国家专利和科技成果奖。板板正正的一问一答,终于在提及到惠民提案这里被打破了。

1.jpg

 草原站站长史雄如与楼沟村村主任李国成视察“粮改饲”青贮玉米的长势

 “陕北属于典型的北方农牧交错带地区,种地、养畜是传统产业、也是优势产业。禁牧后养畜靠舍饲,饲草短缺就成了制约草畜业发展的瓶颈,外调草料成本高。怎样才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史雄如说,经过调研考察,他为子长县引进“秸秆打包青贮技术”。经推广,这项技术已在子长县广泛应用,种植一亩粮饲兼用品种的玉米、秸秆打包青贮后,可给农民增加500-600元收入,不仅解决了养殖户饲草短缺的问题,还增加了种植户的收入。

 为此,他提出了《关于加强农作物秸秆饲料化利用减少资源浪费的建议》的提案,受到延安市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过去我们种上三十多亩地,包括成本一年最多也就赚三万块左右,现在有了‘秸秆打包青贮技术’,去年我打了1100多包草,一包卖20元,共计利润2万多元。”村民李国成向记者透露。

 养牛场场长魏恒向介绍,自己养了一百多头牛,过去养牛草料成本高,现在掌握“秸秆打包青贮技术”后,一年能节省几万元草料费。

 目前延安市多个县城推广“秸秆打包青贮技术”,为推动养殖业的发展、实现农民创收增收、农村环境治理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史雄如告诉记者,现在农村土地荒废也是大问题。根据国家法律,农村土地荒废超过两年,就必须收回或者承包给别人,但老百姓没有意识。现在很多农村人出去务工,大片土地荒芜。让农民把土地流转出去,他们又不乐意。这给农村土地的充分利用造成了很大阻碍。

 为解决这个问题,他提出了《关于加快农村土地流转,杜绝耕地闲置荒芜现象发生的建议》,提案得到延安市政府、市农业局的高度重视。市政府下发了《关于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建立“机构健全、功能完善、运作规范、流转有序”的农村土地流转机制及服务功能完善的农村土地流转市场,使得全市农业产业的规模化、园区化、集约化和产业化水平大幅提升。

 目前已流转承包了280亩地的村民李晓伟说:“政府相当关心土地流转问题,领导多次来到我这里调研考察,还提供资金帮扶。前两天县上领导来我这儿调研,又给解决了五十万的贴息贷款。”

 这些还只是他二十余年工作的冰山一角。史雄如在谈到未来如何发挥政协委员职能时说:“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又在农业系统工作了二十多年,对农业农村工作比较熟悉。作为政协委员,就是要多调查研究反映人民群众的心声,为他们说话。以后我还想在保护退耕还林成果、加强舍饲养羊技术培训、精准扶贫等方面进行调研,多提好的意见建议,替百姓解忧,争取做一名称职的委员。”

 说完,这个陕北汉子露出了朴实的笑容。从他的话语中我们看到了陕北这片热土火热而光明的未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