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秦岭保护力度 护好中国“绿色之肺” ——代表委员为大秦岭保护建言献策

“绿色之肺” 时间:2018-03-08 08:34 来源:各界导报

郑光照代表

颜明委员

郝际平委员

□特派北京记者 李荣 原登荣 刘菁 

《中国国家地理》这样评价秦岭:中国许多山虽然有名,但大多数山假如从不存在,对中国也没有什么,可是假如没有秦岭,中国将不成其为中国。 

秦岭横亘中国内陆腹地,是我国南北气候分界线和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如何保护秦岭生态,让绿水青山永续?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在陕全国人大代表郑光照、住陕全国政协委员颜明、郝际平就做好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积极建言献策。 

郑光照:加强津陕对口协作 健全生态补偿机制 

“保护秦岭对商洛来说任务很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森林和水的保护。”在陕全国人大代表、商洛市市长郑光照说,如今的商洛是一江清水永续北上的水源涵养地,保护好秦岭势在必行。 

郑光照说,目前商洛有林业用地面积2404万亩,其中林地面积1822万亩。但现在国家下达的补偿面积只有713万亩,山地下的林地面积并没有计算在内,而这些林地都需要护林员看护。林田改造后商洛的林地就靠老百姓保护。“以前护林员还可靠国家赠予的木头换钱,生活也比较富裕,但现在生态林保护起来后,没有了这项收入。经计算,老百姓的保护成本需要每亩50元,他们要进行巡山、防火等工作,而国家执行的生态效益保护标准仍为每亩15元,这影响到老百姓的积极性。” 

“为了南水北调工程涵养水源,商洛在十二五期间关闭了大量化工厂和矿山,导致每年财政少收入4至5亿元,群众减收大概3亿元。”郑光照建议,全面加强津陕对口协作,建立健全南水北调生态补偿机制,参照三峡工程实行对受水区每立方米0.2元的补偿标准。此外,建议将商洛市丹江流域山水林田湖系统治理和修复工程纳入全国试点,加大水污染防治资金的支持力度。 

颜明:加强整体生态修复 实施“国家绿芯”工程 

“近年来,由于大秦岭遭到大肆开发和过度采伐,森林资源受到严重毁坏,生态功能几近丧失。”住陕全国政协委员颜明说,大秦岭生态修复势在必行,否则将重蹈长江上游生态灾难的覆辙。 

2017年3月1日,《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正式开始实施。《条例》明确划定了大秦岭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适度开发区的范围,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对破坏秦岭生态环境的行为进行举报。 

近年来,虽然秦岭沿线各省市对秦岭生态保护重视程度日益提升,但距离秦岭整体生态修复完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家层面必须形成统一协同机制,有针对性地开展大秦岭生态保护工程很有必要。”颜明建议国家实施“国家绿芯”工程,加快恢复秦岭森林面积,健全森林生态系统,维护生物多样性;建立秦岭国家生态公园,成立秦岭生态保护研究所或研究院,创建现代大秦岭智库;建立秦岭分省市共享、联省市共治机制,各地市设立专门分支机构,对顶层政策进行层层分解,提出保护建议,推动秦岭生态环境的治理。 

郝际平:实施大秦岭水资源保护工程 

大秦岭是长江、黄河的重要来水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集水区,水出秦岭哺育四方,全国超过十分之一的人口受惠于秦岭水。 

水是秦岭最主要的生态产品。大秦岭的水资源除满足区域内的消费需求外,还以大型跨流域调水的形式,被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输送到华北水危机严重的京津冀地区。 

“大秦岭生态水圈包括陕、甘、青、豫、鄂、渝、川六省一市及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沿线的14座大中城市,总受益人口超过1亿。”住陕全国政协委员郝际平说,因为缺乏整体意识,缺乏国家战略层面的顶层设计,缺乏一体化保护规划,缺乏水生态补偿机制和国家层面的政策保障和经费扶持,所以大秦岭的水资源保护没有形成国家统一意志和统一行动。 

郝际平表示,实施大秦岭水资源保护工程,应做好顶层设计,建立水资源保护统筹规划、多层次水资源保护协作、创新生态补偿投入、加强水资源保护协同监管和执法联动等机制,结合产业发展定位及布局,加快培育水利新兴产业。 

他建议,由国家发改委牵头设立“大秦岭管理委员会”,将机构设置在西安。各省市设立专门机构或整合已有机构和资源,层层分解责任,具体落实措施,形成“有省无界、有区无障、资源共享、责任共担、合作共赢”的大秦岭水资源保护机制。

【编辑:李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