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文史春秋

我目睹的蒲城解放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9-09-09 08:03 【字体:

image.png

尚存的罕井村戏楼,当年曾在这里召开庆祝大会。

  □王忙有 
  一 
  我的家乡是蒲城县东北隅的一个偏僻小村,距县城20公里。解放前不到400口人,交通不便,消息闭塞。 
  1948年春,我还不满9周岁,在本村初小二年级上学。有一天晚上,我被村道里的声音惊醒。听见村道里,人喊马嘶。我吓得心跳得蹦蹦蹦……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点灯,父亲没有在家,我听见继母已来到祖母的炕前,焦急地问祖母:“咋办哩?”接着她又说:“我到隔壁他三大家去。你和娃咋办?”祖母镇静地说:“你走吧,不用管我和娃。”继母从后院去了我三大家。一会儿,外边的人,已到了我家的腰门口,不断地敲门。接着敲门的人又喊道:“婶婶,把门开开。这是老早里的红军回来了。”叫门的是我村甲长的弟弟。我祖母听到是熟人叫门,立即把灯点着,前去开门。 
  红军,祖母比较熟悉。1937年秋,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开赴山西抗日时,曾经过离我村七八里的上王镇和离我村四五里我外婆家的张王村。外婆对我祖母说,红军态度和蔼,吃个糜面馍都要给钱。 
  门开后,进来4个穿灰衣服的人,都拿着一支长枪。祖母让几个红军战士睡在炕上,其中一个人把我抱到炕上,和他们睡在一起。我心里的畏惧渐渐消失。红军进来后,方知天正淅淅沥沥下着细雨。天明以后,他们把地上打扫了一下,就离开了我家。 
  我上学经过中村时,看到一边城门上写着:“打到西安去”,一边城门上写着:“活捉胡宗南”。听大人们说,这次来的是陕北的八路军。 
  前多年看《蒲城县志》方知,这是1948年3月10日凌晨解放军第二纵队开赴蒲城时休憩我村。 
  这一年,国共两军开始了拉锯战。 
   二 
  1949年夏收将完,有一天,祖母对我说,你大今天去蒲城,引你到你二姑家去。我听后,十分高兴,便在父亲的带领下,去了蒲城县城。 
  一进县城,使我眼界大开。姑姑家住在蒲城北门里街东,与北寺宝塔相望,离北城门很近。这时蒲城已经解放。从姑姑家向北不远处,就是解放军的贸易公司。改革开放前,蒲城县城关公社就设在这里。我在蒲城县城待了10多天,天天看到解放大军南下。每天天刚亮,络绎不绝的解放军队伍就从北门进来快步向南急进,不时,还有骡子拉着大炮。县上组织的欢迎单位,在贸易公司门前,悬挂着毛主席戴八角帽的肖像和朱德总司令的肖像。欢迎的人们敲锣打鼓,家家门前放着烧好的开水。正像史书上说的百姓们“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行进的解放军用搪瓷缸子舀上一缸子开水,就急匆匆地归队赶路。 
  这一年上学,经历了两个时代。前半年,学校仍在村北的通明寺内,学的是国民党政府的5册课本。后半年,因秋天下了40多天连阴雨,直到八月十五后天才放晴。通明寺周围的土墙大部倒塌。为了学生的安全,学校搬到前村东面的王氏祠堂。学的是解放区的5册课本。解放区的5册语文,因时间久远,想不起来了,唯独一课,至今还记忆犹新。这课说的是猫和老鼠的故事。老鼠害怕猫吃它们,便在一起开会,商量如何能不被猫吃掉。一个老鼠提议,给猫脖子戴个铃。猫一来,铃声一响,大家就跑。众鼠都说,好办法。最后商量,谁去给猫戴铃呢?众猫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去。 
  解放前,因为我村离县城太远,从未见过报纸。国民党第一师驻我村时,有一天,听老师对王保荣说:“师长住在你屋里,你给师长说说,借他的报纸看一下。”什么是报纸?以前从未听说过。这年秋天开学后某天,老师的房子突然送来一张报纸,上面印着斯大林和毛主席的肖像。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报纸。 
  大约是10月某天,老师带领我们到罕井去开会。会址设在罕井村的樊家祠堂对面的戏台前。有关领导讲完庆祝新中国成立的话后,接着演节目。其中演出了秦腔传统戏《苏武牧羊》片段。我印象最深的是演出了新戏《兄妹开荒》,一个头上拴条白毛巾的小伙,扛着陕北的大镢头,一上场就唱到:“雄鸡雄鸡,高呀么高声叫……” 
  到1950年春,乡和村的新政权才陆续健全。 
  (作者系渭南师院副教授,已退休)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李娟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