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文史春秋

我的地摊我的菜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0-06-29 08:31 【字体:

  我四点多起床,骑着二手三轮十分钟就来到市场,等卖完批发的青菜,太阳才升至半空。就近找家早餐铺喝一碗苞米粥,就着小咸菜,两个牛肉包子,热乎乎挺舒服。我算了算,除去成本,净剩数目比我每天上班挣得多一倍!

  □张淑清  

  我在乡村住了四十年,种过多年蔬菜草莓大棚。当年的农村都是土路,冬天积水漫过路面结了一层冰,摔跟斗是常事。多雨天气泥歪歪的,走一遭,裤腿鞋上全是泥巴。运送水果蔬菜只能骑自行车或者摩托车,凌晨三点就出发去县城早市批发,有时就在镇子结了冰的露天市场兜售。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出摊的情景。
  当时爱人扛着行李卷正月就背井离乡打工去了,我在家忙活着一亩地蔬菜大棚,春节期间就陆续有青菜上市,乡村土路结了冰不好走,外边菜贩子进不来,只能用自行车驮着蹲市场卖。我找人焊了两个四方形铁篓子,篓子两面有挂钩,将篓子挂上自行车,再把拾掇整齐的蔬菜一一摆放进去,揣几只槽子糕就上路了。到达七里外的露天市场,小镇的清晨才刚刚开始。我初次摆摊没有经验,装菜的铁篓子放在一家门市房前,被人轰赶,说挡了她家财路。又挪在一个杀猪的摊位旁,屠夫一脸横肉没撵我,凑近铁篓伸手捏了捏芹菜说,嗯,水灵灵的,菜侍弄得不错,和妹子一般俊。他掂起一扎菜不撒手,我红着脸说,大哥,送你的,借个光,我搁这卖菜行不?对方立马笑成一朵花,中!妹子会来事,以后再来蹲市场,就在哥摊前,谁敢惹你,我不让。有人撑腰,我顿时信心满满。市场上行人熙熙攘攘,我张不开嘴吆喝,大哥急了,他冲人群喊几嗓子,有上他那割肉的,他也不忘顺带着卖我的芹菜。我拿的是杆秤,之前没用过秤,心里忐忑不安,唯恐给人家称不足斤两,大哥时不时过来指点一番,鼓励我大胆叫卖。我的嗓子就像塞了一团棉花,喊不出,天快晌午了,肚子叽里咕噜,赶市场的人也是稀稀拉拉了,大哥说再不吆喝,你篓里的芹菜要熬到日头偏西了!
  我润了润嗓子,终于鼓足勇气叫了出来:芹菜喽,又嫩又鲜的芹菜!
  万事开头难,第一次练摊收获不小,不仅结识了屠夫高大哥,他的摊位边允许我占据,还掌握了卖菜的一点技巧。
  后来日子一久,我便有了自己的经验,比如看客下菜碟,从来人的眼神衣着判断是不是买菜的主儿;当顾客砍价时,如何还价应对;遇到斤斤计较的人,怎样与其周旋。日子长了,我也懂得对菜价的调控,上午的光景不杀价;如果是雨雪天气,菜价可以小幅度降低;下午看剩货多少做灵活处理,绝不死守。
  现在,我在小城瞅准了光明小区的市场,这里地处闹市中心,人很多,街道两边有固定摊位,集聚了许多城边的菜农来摆地摊。我事先在市场摸透各种蔬菜水果价位,然后坐车回老家的菜市场低价批发一些时令青菜,和固定摊位的业主商量好摆摊。因为有摆地摊经验,卖得很顺利。我四点多起床,骑着二手三轮十分钟就来到市场,等卖完批发的青菜,太阳才升至半空。就近找家早餐铺喝一碗苞米粥,就着小咸菜,两个牛肉包子,热乎乎挺舒服。流动地摊,城管最近也不发威了,不必缴税,我算了算,除去成本,净剩数目比我每天上班挣得多一倍!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郭长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