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艺术之窗

父亲与春联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1-02-07 22:23 【字体:

父亲与春联(212125)-20210207222012.jpg

  等到腊月三十早上,父亲会先净手再挽袖,将裁剪好的红纸铺展开来,把墨水毛笔准备妥当。他从老黄历上选出心仪的对子,先在内心酝酿一番,然后挥毫泼墨,一气呵成。父亲写字时表情严肃,像是在完成一件大事,似乎来年家庭的幸福美满、庄稼的风调雨顺,这些美好期盼都被他写进了这副春联里
  □ 董川北

  新年将至,按照习俗,该准备一副春联了。
  如今的商家多精明,进入腊月,买手机送春联,买衣服送春联,爱人在移动营业厅充了100元话费,也拎回来一副龙飞凤舞的春联。我对这些印刷体春联不屑一顾,因为我觉得,春联还得自己手写,哪怕毛笔字写得不甚好看,但那年味儿,却被实实在在地写进了春联里。
  早年间,等到腊月三十早上,父亲会先净手再挽袖,将裁剪好的红纸铺展开来,把墨水毛笔准备妥当。他从老黄历上选出心仪的对子,先在内心酝酿一番,然后挥毫泼墨,一气呵成。父亲写字时表情严肃,像是在完成一件大事,似乎来年家庭的幸福美满、庄稼的风调雨顺,这些美好期盼都被他写进了这副春联里。
  记得有一年,我还在上小学,父亲写的是“朝朝争朝朝朝早,年年过年年年新。”我将“朝”字读作二声chao,父亲笑一笑,摸摸我的脑袋问:“那你说说,这句是什么意思?”我字都读错了,自然抓耳挠腮半天,不知其意。父亲解释说:“这是多音字,在这里念一声zhao。意思就是只争朝夕,告诉你要珍惜当下,努力学习,不要辜负美好光阴。”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父亲更喜欢欣赏别人家的春联。“这副对称工整,寓意也好!“”这家有水平,写的是隶书!”我和父亲在村子里转悠,一边走他一边对我解释,虽然大多时候我听不懂,但这俨然是我们春节里的一件趣事。
  我表哥的毛笔字写得极好,据说参加比赛还拿过奖。所以去表哥家拜年时,父亲总是望着门框上的春联感叹:“矫若惊龙,刚健遒劲,好,写得好!”大人们忙着搓麻将,孩子们忙着放鞭炮,只有父亲,可以将一副春联当作一部电影,在门口一会儿徘徊,一会儿驻足,一会儿手指在半空比画,细细品味,达数小时之久。
  回首过往,倏地发现,父亲已经好几年没再提笔写春联了。这缘于神圣的春联,如今已被我那正上毛笔字培训班的12岁的儿子接手了。父亲看着孩子一边写,一边提意见。儿子的字差强人意,可在我们贴上门框以后,父亲总忘不了感慨一句:“写春联,后继有人,挺好!”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郭长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