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艺术之窗

颐和园的春意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1-02-07 22:25 【字体:

颐和园2(212119)-20210207222039.jpg

  多年过去,每当说起颐和园,我就会想起那天的雪山冰湖,想起冰缝里的野鸭,想起冬阳下的玉兰芽。在最寒冷的时刻,在一个你不易发觉的地方,春已悄然上路,以她独特的坚韧和执着,默默地等待着生命的号角
  □ 周存亮

  多年前的一个冬日,和朋友去颐和园。那天天气格外地好,数日前大雪纷纷扬扬的情景,恍如一场悄无声息的春梦,已了无踪迹。颐和园东门口,几个商贩在热情地兜售棉帽、围巾和手套,买的人并不多。
  一进颐和园,马上感觉到了异样。在铜牛处抬头望昆明湖,在冰面和积雪的远山间,仿佛有百万道寒光袭来,落在眼里,针刺般地疼痛;落在前额上,烧灼般地难受。空气中的寒气陡然间增加了许多,不管耳朵、鼻梁、嘴唇,还是项颈、手指,只要是裸露的地方,都被刺得生生地痛。十七孔桥是不敢去了,裹紧外套向文昌阁方向走。这时方想到门口商贩的良苦用心,可惜我们是第一次来,完全没有意料到里面会这般地冷。
  在文昌阁下,突然看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阁楼侧下的湖面,像是人为地敲开了簸箕大的一处,在冰与冰的交错中,可以看到丝丝缕缕的碧水。就在冰水间,竟然有四只灰褐色的野鸭,四个毛线团般的野鸭!它们排列得并不整齐,也没有挤在一起,各沿着自己身下那道冰缝,缓缓前行,时而昂首前后瞻顾,时而低头延颈啄水。游到冰沿处,掉转方向,依旧顺着冰缝前行。冰上嬉戏的野鸭,让我渐渐忘却冬的严寒,我忙举起相机,拍下这冰天雪地里的一幕。
  转过几个亭堂轩榭,脚心和后背明显温热起来。乐寿堂前,游人不多,阳光普照下的鹿鹤瓶石却显得灵性十足。举目之间,我突然被一棵树,不,被几棵树吸引,被几棵玉兰树上的芽苞感动。在粗犷纯朴的光秃枝丫上,突起着一个又一个的芽苞,黄豆粒大小,柔媚可爱、丰腴饱满,恍若一阵风吹来,马上就要花枝招展一般。我不知道这玉兰树的原籍,不知道这玉兰树的花期,不知道这树上烙有多少王公显达沉醉的目光,但我知道这是相信生命的树,是相信春天的树,在最寒冷的冬日,它让我听到了春的召唤,望见了春的色彩。
  从乐寿堂出来,我不再惧怕,踏着积雪,顶着冷风,走遍了万寿山的塔寺街院,直到汗水浸透了脊背,满脚窝子着了火般地热气腾腾。在白雪皑皑的万寿山,我找到了比春游更好的乐趣。
  多年过去,每当说起颐和园,我就会想起那天的雪山冰湖,想起冰缝里的野鸭,想起冬阳下的玉兰芽。在最寒冷的时刻,在一个你不易发觉的地方,春已悄然上路,以她独特的坚韧和执着,默默地等待着生命的号角。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郭长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