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文史春秋

母亲做的小蒜饼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0-03-23 08:25 【字体:

66e1a048e691d3edf715c8ca31acb711_img_778_231_169_127.jpg

  因为我喜欢吃小蒜饼,有次问了母亲一句:“自己家菜地可以种小蒜吗?”不久,母亲居然从山上挖来好多带着根的野蒜,蒜做了饼,蒜根就被母亲种在了这梨树下。 
       □管洪芬 
  周末回老家,发现屋边的梨树开花了,一朵朵,一簇簇,雪白雪白的。眼角滑过梨树下那一棵棵几近淹没在杂草中的小蒜,我的心里突然酸涩起来。 
  日子过得多快啊。算起来,母亲离开我快一年了,而这小蒜,生长在这里大概都有七八年了吧。因为我喜欢吃小蒜饼,有次问了母亲一句:“自己家菜地可以种小蒜吗?”不久,母亲居然从山上挖来好多带着根的野蒜,蒜做了饼,蒜根就被母亲种在了这梨树下。浇水,沃肥,一天天的,等自家种的小蒜长大了,母亲就割了做小蒜饼给我吃。母亲心灵手巧,她把蒜根洗净切小段,然后加面粉,加水,还会特意加几个鸡蛋,这样做出来的小蒜饼薄脆鲜香,分外好吃。看我一副难以抑制的馋样子,母亲总会笑我说:“自家地里有的东西,还怕没得吃吗?等明年我把它们再扩种一下,管你吃个够。” 
  母亲说到做到,果然从第二年起,原本总是种别的蔬菜的自家菜地,被母亲一茬一茬地种了好多小蒜。 
  小蒜种多了,便渐渐吃厌了。以后母亲再要做小蒜饼,我总拦着,还嗔怪母亲,怪她种这么多,都快泛滥成灾了。母亲听了也不生气,往后便任由需要的邻居把小蒜不断地割了去,又始终在梨树下留着几棵继续生长。 
  其实想想,何止小蒜。因为我眼睛近视,母亲听说清明前吃几餐马兰有助于视力,她从田野里挖了野马兰来栽种在院里,还有一些主清热解火的药草,只要我说,母亲便会想尽办法地寻来种上。那块本该种植蔬菜的地里,仿佛印上了我的名字…… 
  如今春天又到了,母亲种下的小蒜又长高了,可我再也见不到那个疼我爱我辛劳一生的母亲了。两年前,母亲生病了,是难以医好的那种,尽管我们带着她辗转医院,想尽一切办法挽留,母亲还是走了。望着梨树下杂草中那些无人打理的小蒜,我对母亲的思念愈发强烈。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李娟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