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文史春秋

那年非典我家在鱼舍住了一百天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0-03-23 08:25 【字体:

66e1a048e691d3edf715c8ca31acb711_img_796_951_141_107.jpg

  我们庄上一大半人家养鱼,都有鱼舍,很多人家也学着我家的样子,纷纷搬到鱼舍里住,一住就是三个多月,直到非典疫情解除。那年,在鱼舍坚持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庄上没有一人得疑似非典,更别说确诊了。 
  □ 张志松

  那年,广东顺德非典暴发,消息传到我们村里后,当时,我并不以为意,毕竟广东离我们这儿还有1000多公里,何况老家三面环水,只有一座水泥桥通往村外的一条大道,平常很难有陌生人进来。 
  可谁知过了几个月,村里的大喇叭突然响了起来:全体村民同志们,从今天起,如无特殊情况,所有村民一律不得外出。村里现在已经安排人员到村口把守,坚决杜绝外来人员进村。父亲下田回来告诉我,远在一百之里外的小镇已经出现了一起疑似非典。如果把控不严,很可能扩散到我们这儿来。我忙问父亲怎么办,父亲说:“放心好了,我已经想好了对策。我不是承包四十多亩的鱼塘吗?鱼塘边上不是有鱼舍吗?我们只要把吃的喝的全部带到鱼舍里去,不就行了?”父亲这主意不错,因为鱼舍离我家只有五百多米远。我家鱼塘就在老屋后面,屋后面是一条大河,想去鱼舍,必须划着小船去。想到这里,我忧虑地说:“鱼舍不大,家里四五个人怎么住呀?何况鱼舍里还有成堆的饵料。”父亲听了,用手戳了一下我的脑袋,说:“你怎么不动脑子呢?鱼舍里不是有好多竹子、木头吗,把这些竹子、木头利用起来,搭个简单的棚子,不就行了?等到非典疫情结束,我们再折除也不迟。”我摸了摸后脑勺说:“还是老爸聪明。”父亲笑着说:“这样还不耽误干正事,我捞水草、喂鱼、撒药,你在边隙地挖地、种菜、除草。”我说:“好,就这么干。” 
  就这样,我和父亲把锅碗瓢盆带了去,还有床被及别的生活用品。邻居看到了,好奇地问:“你们这是在搬家吗?准备搬到哪里去啊?”父亲说:“搬到鱼舍里去,什么时候非典疫情结束了,我们就什么时候回来。”邻居说这主意不错,很快,消息传到了庄上。我们庄上一大半人家养鱼,都有鱼舍,很多人家也学着我家的样子,纷纷搬到鱼舍里住,一住就是三个多月,直到非典疫情解除。那年,在鱼舍坚持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庄上没有一人得疑似非典,更别说确诊了。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李娟娟
分享: